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武俠小說 > 心魔 > 第一卷 渭城朝雨 第七百零六章 變生肘腋

第一卷 渭城朝雨 第七百零六章 變生肘腋

作者:沁紙花青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到這時候,原本排滿三列陣線的海中便只余小校一人了。

    李云心為他施展的幻形術已散去,露出他原本的模樣。他怔怔地站在水面上,一時間張皇無措。原本打算戰后借著一片慌亂、借著那幾十個妖魔的掩護遁走。可落下時附身的那支巨箭正轟在一面方盾上。將方盾轟碎了,也震得他頭暈腦脹,好半天緩不過神兒來。

    等略清醒了些、手忙腳亂地露出臉面來才發現……

    自己身在兩軍中間了。

    到這時候他哪里敢再逃?他距那浩瀚軍最前面的一排妖兵不到一里之遙,且被無數雙眼睛瞧得清清楚楚。他雖然是個不起眼兒的校尉,可因為深得東海君的喜歡,有不少人是認得他的。且不說他是與箭雨一起來、一旦妄動便可能立即被殺了……

    就是逃得掉此時、此地,難道還能逃得出大洋么?

    那李云心果然是妖魔中的妖魔!說翻臉就翻臉,一點余地都不留的啊……

    也是在這時候小校才意識到,倘若自己不將李云心的那些話兒帶到,怕是沒法活著離開這片海域了。他雖然怕死,但是倒不怕為東海君而死。可是怕稀里糊涂地死在這兒,往后叫東海君連轉圜的余地都沒了呀。

    這念頭一旦出現在腦海中,小校立即舉起了雙手、大叫:“我乃東海軍校尉,奉命潛伏在李云心身邊,如今死里逃生,有天大的消息要告知浩瀚君!!”

    這樣聲嘶力竭地大叫三遍,洋面上才終于有了些聲音。

    來自周遭那些觀戰的妖王們。

    前幾日李云心連挫韓浩君的銳氣、更是殺到浩瀚中軍時,那些妖王大聲叫好、幸災樂禍。那是因為沒人相信李云心當真能贏。

    就好比街邊的百姓看要被斬頭的犯人游街。倘若那囚車上的犯人是一幅沒種的模樣,百姓們必然會唾棄他。可倘若是將生死看淡、豪氣萬千的模樣,反倒要一聲聲地喝彩,甚至為他送上踐行酒。

    海中妖王們雖然不是人,但心思是類似的。既想要龍王們的權勢,自然樂意看到他們吃癟、威風掃地。但到了眼下,可就不同了……

    這李云心的手段強得出乎他們的意料。這樣的家伙,當真勝了……不也就成了他們的對手了么?!

    浩瀚軍這樣的強軍都敗于他手,怕是以后九海中的權柄也更輪不到他們了!因而到這時候已不再喝彩,倒有些慌亂的氣氛開始蔓延。

    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會真的制他不住了吧?!

    三聲之后再過一刻鐘,才從浩瀚軍中有一校尉乘浪而來。青面獠牙,臉色極陰沉。到了小校不遠處一抬手,用手中的三叉戟一指他:“呔!你可是東海軍”

    小校忙道:“青林兄,你認是得我的呀!我自然是,自然是!”

    竟是個故交。可這時候那妖魔并不理會他,而是將手一揚,甩出一條繩索來,將他給綁了個結結實實。再厲喝一聲,拉扯他回陣里去了。小校哪里敢多嘴?綁了他而不是殺了他,已經謝天謝地了!

    小校被一路扭送至中軍輿駕前。一見到四位臉色更陰沉的龍王便噗通一聲跪下、不住地磕頭,痛哭流涕:“四位神君在上,四位神君在上小的險些以為回不來……”

    四位龍王便瞧著他磕頭。足足過了十幾息的功夫,浩瀚君才冷笑一聲:“我聽說你是潛伏在李云心身邊,死里逃生?”

    小校忙道:“是是是……正是!小的奉命”

    “是奉命去他那里揭我們的老底吧。”浩瀚君怨毒地盯著他,“潛伏?嘿嘿。你是奉命不假。怕是奉命幫那李云心來對付我們!要不然”

    他并指朝小校一指:“他怎么在我軍的五行陣中來去自如,一擊即中陣眼!?老子之前就納悶……原來是你們這些天殺的東西在作怪!來人!”

    小校忙叫:“君上且聽我說!這件事另有極大的隱情!君上,你摒退左右,我才敢說!小的這條賤命死不足惜,可事關九海興衰,小的說了君上再殺我也不遲!!”

    但兩邊的軍士已經大步走過來,一左一右架起他的胳膊便往陣后拖。浩瀚君仍端坐不動,小校急了,張口就叫:“是無生”

    浩瀚君皺了皺眉,輕輕抬起手。兩個軍士便暫且停下了。

    那三位龍王也皺了眉。彼此對視一眼,北海龍王低聲道:“浩瀚君,不如先聽他講一講。”

    浩瀚龍王便又擺了擺手:“退下。”

    用不著他再說第二遍。也沒人不識趣地認為自己不在此列輿駕周遭的妖將們立即退了開去。浩瀚君再將手一揮,便從寶座上升起一個光罩,將他們籠罩其中。

    小校這才略松一口氣。

    也是他機靈,知道那些話要同這位浩瀚龍王來說他一向不喜歡無生仙門的人。如果是對別的龍王說,只怕要好好遭一回罪了。

    “你是在說,無生仙門?”浩瀚君問。

    “正是。”小校深吸一口氣,做出惶恐而難以置信的模樣,“小人在李云心身邊潛伏,聽他說了一個天大的秘密浩瀚軍中的無生仙門中人……此前本欲在陣前倒戈,也正是他們將君上軍中的詳情露給了李云心!”

    四位龍王對視一眼。

    浩瀚軍再看他:“如果是你為活命編出這些駭人聽聞的話”

    “駭人聽聞的還不止這個!”見到浩瀚龍王的模樣,小校的膽子大起來,“此事只是冰山一角。我還聽那李云心說……說……”

    他一咬牙,挺直了身子:“這一回的事情李云心來咱們九海興風作浪的事情乃是真龍與萬年老祖計謀的一環!他們打算盡誅九海龍王,而各軍中的無生仙門的人,也都是奸細!一旦時機恰當就會一同興風作浪,陷咱們于萬劫不復之地!”

    他一口氣將這些說了,便又將牙關咬緊。

    要知道攀扯出萬年老祖沒什么大不了……可竟攀扯上了真龍。此刻等待他的只有兩個結局。要么死里逃生,要么受盡酷刑、且在以后的漫長時間里生不如死!

    四位龍王也因他這話而一愣。

    小校本以為接下來自己還要面對他們嚴厲的詰問。豈料意想當中的狂風暴雨并未到來那四位龍王反倒臉色凝重地彼此看了看,沉默起來。

    仿佛心里早已有了這樣的預感了!

    到這時候,他心中忽然生出一個不合時宜的念頭來。那李云心……叫自己說這些事,是料準了這些龍王們會有這樣的反應么?

    他是怎么算到的!?那個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

    四位龍王沉默了一會兒,北海君才問他:“東海君也知道這事?”

    小校忙磕頭:“啟稟老君,我家君上一直有此懷疑,才將幾位聚集起來。但那時沒有確鑿的證據,因而不便說,只說叫大家待在一處應變……又假意與李云心交好,將小的派去他身邊打探消息小的當真是九死一生……才逃出生天呀!老君不知那李云心的性情有多么暴戾多變,當真是……是……”

    說到這里抹起眼淚來。他這眼淚倒有三分是真的誰能受得了石柱上那個人?就連他的兩個隨從都走掉了!

    浩瀚君這才沉聲道:“哼……這么說,咱們的擔心倒成真的了。”

    “老子一直就覺得無生仙門的人不對勁,奈何抓不住把柄。如今么……”他瞇起眼睛,“真龍?嘿嘿,也倒是到了一千年了。只怕咱們幾個的下場,就和一千年前的那幾個一樣了。”

    “那……可如何是好?”褚遼龍王挪了挪身子,“咱們……要和神君斗的么?”

    說到這里下意思地縮了縮脖子。似乎僅僅想到這一層,就已經令他心神不寧了。

    祁川龍王倒比他鎮定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不安地眨著眼:“當務之急是先回到封地當中、安撫人心應對大變!我看我們就此退”

    浩瀚君發出連聲冷笑,盯著他們兩個。直看得這兩位心里發毛,才道:“回去?忘了咱們是怎么來的了么?”

    “你們真信這個鬼東西的說法兒?將咱們聚集起來是為了以策萬全?嘿。我看那東海君是得了真龍的許諾,覺得他可以獨善其身,因而在幫真龍做事呢。就是為了將咱們給調過來!”

    “可惜咱們真上了當,來了。要我說,很快你們就能聽到消息封地生變。這時候你們再回去豈不是自投羅網?”

    兩位龍王發呆。覺得他說得有道理,但有無法可想。

    北海君沉思一會兒,便道:“那么……依著浩瀚君的意思,如何是好哇?”

    浩瀚龍王看向小校:“我問你。那李云心送你走之前,是不是因為先前兵敗而暴躁不安?有沒有對真龍和無生仙門破口大罵?”

    “正是!”小校說了這兩字,險些咬了舌頭,“啊……這個,小的逃走之前,他的確暴怒,說真龍和無生仙門的人都是慫貨,只叫他出力卻按兵不動,他不干了”

    浩瀚君了然地冷笑:“這就是了。”

    “咱們被引到這兒,是為了方便他們在咱們的封地中動手腳咱們已經扎進局里來了。到這時候,就不能再被他們牽著鼻子走!”

    他皺起眉,聲音愈發低沉:“這李云心先一個人將我浩瀚軍在此拖了兩天。剛才又使出了看家的本領,將咱們給震懾了一下子……依我看也是在拖時間罷了!使了這么兩個手段,叫自己陷入險地……險地……”

    他說到這兒,眼睛忽然一亮,一拍扶手:“他媽的!!我說呢!他之前把自己的分身送過來那架勢,不分明就是在逼什么人出手的么!?”

    “結果到頭來那些人沒出手,他如今惱了!!”

    浩瀚龍王站起身來,急急地踱了兩步,猛一轉頭:“所以說咱們既然已經入甕,就得殺出一條血路來!先捉到那李云心!那小子必然知道真龍和老東西的布局,咱們拿了他、細細逼問,才有主動!才有勝機!”

    褚遼龍王和祁川龍王因他這番話而目瞪口呆。北海龍王稍鎮定些,忙道:“哎呀……這個,浩瀚君,你呀,啊,先不急嘛,這個……事情還沒有弄清楚,啊,萬一是這個,咱們想岔了呢?”

    浩瀚君一瞪眼:“想岔?!想岔了也比沒命強!你們三個要坐在這兒等死么!?”

    北海龍王忙擺手:“非也非也,只是說,啊,再等等浩瀚君說的如果是對的……這李云心將咱們拖在這兒,這么這幾日家里必有動靜。到那時候”

    “等多久?!幾天?還是幾個月!?”

    北海龍王嘆氣:“怎么,也等上個”

    話說到這里,忽然聽到中軍之外傳來一陣喧嘩聲。禁制當中的五人循聲望去,卻見是有一隊人馬忽然自海水之下冒頭、出現在中軍陣的南邊了。浩瀚軍中的人迅速將其制伏,可發現那一隊十六個人個個兒的殘破盔甲上都是五顏六色有紅的,有藍的,有綠的,有黃的。

    這可不是打翻了染料鋪,而是海妖們血的顏色。

    浩瀚軍一皺眉,北海龍王卻瞪起了眼睛、猛地站起身,說話也利索起來了:“是我的人!”

    說了這話微微一愣浩瀚軍已沉聲傳令:“帶進來!”

    這十六人的頭領很快被帶到輿駕前。浩瀚龍王一揮手,叫閑雜人退去,禁制中便只余六人。

    被帶進來這頭領一見到北海龍王便跪下磕頭。聲音發顫:“老君,宮中生變!!”

    北海君疾步向前,俯身在他臉上抹了兩把、將滿臉的血污抹去了,認出這頭領是他宮中的禁瑯將軍。厲喝道:“這是怎么了!?”

    浩瀚君卻哼了一聲,將身子靠上寶座。聽這禁瑯將軍咬牙切齒道:“無生仙門的人反了……說老君和幾位龍王敗于那個陸客之手,又說宮中有與陸客里應外合的奸細,占了咱們方壺山,將荒給封住了。我們一路殺出來……”

    北海龍王瞪起眼睛、退了兩步,轉臉難以置信地看浩瀚君。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