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武俠小說 > 心魔 > 第一卷 渭城朝雨 第七百零五章 禮尚往來

第一卷 渭城朝雨 第七百零五章 禮尚往來

作者:沁紙花青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一直等到李云心停了筆、坐著似乎又開始想些什么,才小心翼翼地低聲道:“龍王,現在……如何是好啊。”

    李云心卻將筆一丟,站起身。惱怒地嘀咕了一聲之后嚴肅地看他:“你知不知道——負面情緒是會傳染的?老子在好好的打架,全程聽你哭喪。現在告訴你,我的耐心用盡了。滾蛋吧。”

    說了這話忽然將手一揮,一陣妖風便將小校卷、送到石柱之下去了。

    那石柱之下是弩兵。宋兵巨大床弩上架著的弩箭一支就有三人長、大腿那樣粗細。小校被妖風送到那弩箭上,立即被無形的力量束縛得動彈不得。到這時候才尖叫起來:“龍王!龍王!這是做什么?!小的是來輔佐你的呀!!”

    李云心在石柱上背著手,冷笑起來:“到現在怎么不結巴了?回去告訴你家東海君——又叫馬兒跑,又叫馬兒不吃草!老子說幫他平定九海,他也是要來幫忙的!結果就派了你這么個廢物來——到現在老子被圍在這兒,煩躁得很!”

    “去他娘的——用不著了!”李云心瞪著他,“你想要活命,就再去告訴那個浩瀚君——”

    他瞇起眼睛冷笑:“就在他的軍中,那些無生仙門的人正準備算計他們呢。他們那個萬年老祖和真龍串通一氣——就是他們叫我來這里搞事情、斬龍王的!”

    小校瞪圓了眼睛:“……啊?”

    “啊?”李云心哼了一聲,“啊什么?不然你以為我怎么知道浩瀚軍每一軍用的是五行陣、陣眼在領軍大將身上、可依生、杜、景、休門破去?不然你以為我怎么知道每一軍還都在水下設了個奪魂大陣?不然你以為我之前是怎么殺去中軍的?因為那些無生仙門的人放水了!”

    “他媽的。”李云心暴躁地在石柱上走來走去,“叫老子辦事。結果又叫老子一個人在這兒捱了這么久,搞得要全軍覆沒,還不來增援。你們海上的都是一群縮頭烏龜!孬種!慫貨!——那大家就一起完蛋好了!瞧見這個了么?嗯?瞧見沒?”

    他又抬手一指自己額頭的那枚精血:“真龍給的!聽過那個傳說嗎?云山上有個寶貝,得到了就可以統御天下群妖?嘿,你沒聽說過,他們一定聽說過——就是這個東西!他們想要,憑本事來拿!拿到了我就給!”

    “他媽的,給我放箭!!”

    李云心抬手一指,那數千的弩兵便立時像一個人一般,齊齊扣了扳機——一聲將石柱都震得微微發顫的嗡鳴,鋪天蓋地的箭矢,便往百里之外直轟過去!

    小校在半空中發出一聲慘厲的慘叫,但很快裊裊騰騰地遠去、再聽不到了。

    李云心臉上暴躁的神情立即平復下來。他轉了身、抬手一指石柱上那另外幾十個來自他那個世界的角色:“去去去,你們也去!”

    這幾十個人,就不像那些兵卒一樣癡癡傻傻。聽他的話竟有反應。但仍略顯呆滯,并不如常人一樣靈巧。

    那綠甲劍士將手中長刀一橫,甕聲甕氣地說:“召喚師,這是哪里?”

    “王八蛋峽谷。”李云心沒好氣地說,“敵軍還有三十秒到達戰場,快去!碾碎他們!”

    聽了他這一句話,這幾十位就好像接受了某種指令、暗示。臉上的神色當即一凜,如風一般跳下石柱,也往遠處飛奔而去了。

    于是李云心又伸手在額頭那滴精血上按了按,面無表情地轉過身。

    ——琴風子能推斷出的一些事情,聰明如他怎么會推斷不出呢。

    自古兩軍相交沒見過誰忽然在陣前與敵人暗通款曲,打算密謀倒戈的。他雖然不清楚無生仙門的詳情,但知道智商正常的人都不會用琴風子的那一套來誘降。

    這意味著他說的很可能是真的。

    此前與紫夜真人對戰的時候,那個沒有給他留下壞印象的家伙一開始也是沒有傾盡全力。其實在那個時候他就稍有些疑惑。也是在那個時候,他做了一件大膽的事情——向真龍借了神通,抵擋住紫夜真人的第二擊。

    “借神通”這種事情不是很稀奇。低階的妖魔附在人身上,以人的身子走來走去也算是某種“借神通”。但再高深些的法子就只有兩種套路。一種是一方對另一方的修為境界呈碾壓勢態——譬如玄境對化境、真境對虛境——就可以“借神通”。不過這種情況下借來的神通也沒什么大用,純粹多此一舉或是為了玩兒。

    另外一種則是通過什么秘法。比如說兩人同處什么陣中,以陣法的力量將神通轉化、借來。但這種陣法玄之又玄,幾乎只在傳說當中才有。

    李云心當時借了真龍的神通,用的就是使陣的法子。不過實際上他壓根不曉得什么“借神通”的陣法。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別的原因——一個或許很快就會被人知曉的原因。

    而他之所以這么干,是為了試試如今的真龍的實力到底還有幾分。

    從離開定州到現在,他一共遭遇過兩次匪夷所思的情況。頭一次是在云山下,與龍五道君對戰時。

    某個存在——距他極遠的存在——對他周邊的天地靈氣造成了干擾。那種手法可謂“四兩撥千斤”。在極關鍵的時刻、用極小的動作,對他造成極大的傷害。當時他的靈力瞬間斷絕、運轉不靈。倘若不是還有后手,就敗在道君手中了。

    那個人……是真想叫他死。而那種力量——李云心在事后苦思冥想許久,意識到不屬于玄門或是畫道當中的任何一種。

    當時那個人在李淳風的身邊,李云心認為那就是神秘的木南居主人。

    第二次,是在這東海。展現出某種匪夷所思的力量的人就是真龍神君。在冒險與她攤牌時,憤怒的真龍神君幾乎令海洋都燃燒起來,差點將李云心這樣強悍的龍子肉身都焚為灰燼。

    力量的表現形式可以有許多種。要造成當時的效果,李云心稍微費些勁兒也能做得到。但修為到了他如今這個境界,已是可以透過表象直達本質的了。因而他意識到,真龍所使用的也不是屬于玄門或者畫道的任何一種力量。甚至,都不是龍族的神通。

    木南居主人與真龍所用的手段有著相似之處,可也有巨大差異。

    木南居主人出手,似是喜歡四兩撥千斤的技巧。在細微處發力,造成巨大影響。而真龍出手——無論是第一次在洞庭見面時還是此前在海中發怒時,聲勢都很浩大。

    雖說浩大的聲勢、剛猛的手法也的確符合真龍神君那天下群妖共主的身份。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對下位者如此興師動眾,反倒有損尊嚴。掌握大權者生殺之念只在一笑之間……匹夫才會呲眉瞪眼,恨不得血濺五步吧。

    再結合她使用種種計謀、離間龍子、令其內斗的往事……李云心覺得,這是否一種心虛的表現呢?

    就好比貧苦出身的人暴富之后多喜歡炫耀自己的財富,而世家子則很少這樣做。弱小的人總喜歡虛張聲勢叫人覺得他不可侵犯,而真正有實力的人反倒輕易不出手。

    不過,這也有可能是個人的喜好、風格問題。他自己就是個典型的樂于炫耀的例子。

    因而他又冒一次險——通過他的手段,在與紫夜真人爭斗時“借用”真龍的力量,抵擋他那一擊。

    被借用來的力量所承受的傷害,將忠實地反饋到被借用者的身上。

    而他這一次冒險的結果是,真龍沒有露面。那一次沒有,之后這幾天也沒有——即便李云心數次呼喚她!

    那么……原本在洋面上的傳聞里,真龍神君之所以同無生仙門的萬年老祖相安無事,就是因為知道那位老祖實際上沒有別的企圖,只是安心傳道罷了。

    可如今李云心通過琴風子知道無生仙門不但有企圖,且似乎所圖甚大。他們在這樣漫長的時間里往九海軍中安插自己的人,難道就從未被覺察么?

    九海中不該都是蠢貨。至少以那位真龍神君樂此不疲地算計來、算計去的模樣來看,她該對萬年老祖的存在抱有極大的戒心。可竟然與他“和平相處”了……

    最大的可能就只有一個。

    真龍與萬年老祖共謀。

    李云心有證據——萬年老祖在九海軍中安插自己的人,真龍也想干掉九海龍王。天下沒有比這更加志同道合的了。知道了這件事,這大洋上的事情就變得有趣起來。

    李云心毫不懷疑自己眼下也是真龍與那位老祖共商的計謀當中的一環——或許只是臨時加進來的一環。但既然是“臨時”,就總有變數——如今他不攪一攪拌局面,怎么對得起這個“臨時”嘛。

    他媽的——阿貓阿狗都敢拿老子來利用一下!李云心面無表情,心里卻在破口大罵——那老子就陰死你。

    但想必如今在心里破口大罵的不止他一個——那小校被他的妖力束縛在巨大弩箭上、高高射向天空。原本心中還在祈禱這箭雨中途落下,他也好在李云心的百里大陣范圍之內逃生。可過了六息的時間,他意識到事情不對勁。

    箭雨升得極高!

    在最高點往下看,浩瀚君的軍陣都成了海上的方塊,甚至還能瞧見海面之下也有影影綽綽的陣型——那是布置在水面之下的兵卒。他在凄厲呼嘯的風中回頭再一看,登時魂不守舍——他如今的位置,正處在李云心立身處與浩瀚軍中間!

    這意味著——

    箭雨開始下墜。殺傷力在下墜時逐漸變大。小校清楚地意識到這箭奇快,絕不是僅僅依靠機弩該有的威力。他只覺得五臟六腑都懸了空,好像快要穿透脊梁蹦出來。

    底下那三排此前斬殺了數千唐兵卻毫發無損的先鋒軍疾速變大,他幾乎能看得到他們的表情了——哪怕最遲鈍的妖兵都瞪圓了眼睛,與中軍的四位龍王一樣沒料到這箭會來得這么遠、這么快!

    就在這當口兒,又瞧見數十條身影從海水中忽然躥起,隨即撞上第一排的重裝步兵——第二排槍兵的光矛于他們而言形同虛設!

    先是一個渾身火光流淌仿若暴起的血管的巖石巨人撞進陣里去。海面上登時濺起一片巨浪,周遭近百重甲妖兵仿佛成了沒重量的落葉、隨著浪頭被一同激蕩上天。這石巨人一招未收,又有個渾身靛藍的巨大牛妖沖進來、雙拳猛擊海面,又轟起了上百人來!

    可那兩百來人還未落下,空中忽現一道綠光,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在那些“落葉”之中穿梭——只瞧見半空里接連爆起一團又一團的氣霧……沒等他們再落下來、甚至沒等他們運起妖力神通,便被悉數一切兩半!

    小校的視線被密密麻麻的箭矢遮擋住、且在飛速下落,因而已不能窺見三條陣線的全貌了。但仍可透過縫隙瞥見一個通體碧綠、生了人身的蛇妖施展神通將數十人化為石雕、一聲不響地沉進海中去。

    又見一持槍束發的猛士槍出如龍、一躍跳入第三排的弓兵陣列里,橫槍一掃便將周遭的一群人掃了個人仰馬翻——原本正在倉促匯聚的妖力失控、轟然爆發開來,又波及周圍的上百人。

    再見一個渾身裹滿霉綠色繃帶的小小干尸忽運神通,身周乍現巨大的金光法陣、不可逼視,又滅殺了百多妖魔!

    這些情景令小校心中生出無比的驚詫來,這驚詫甚至暫時壓過了他的恐懼——這些家伙強到這個地步!!早知道這樣,他何必叫苦連天……生生弄煩了那個渭水龍王,叫他把自己給丟出來了!?

    但箭雨已落!

    那幾十個人原本就將三排戰列沖了個七零八落。到這時候一大片箭云“嘭”的一聲轟在了海面上——一整片廣闊水域都陡然暴發起巨大的浪頭,仿佛自海中升出一座白頭的山峰!

    在這樣猛烈的襲擊當中,三海龍王所帶來的三千精銳……全軍覆沒!

    而此時——距離四位龍王瞧見天空中的那片“箭云”,也只過了——不到半刻鐘的功夫罷了!

    洋面上一時間安靜下來。就連周遭觀戰的妖王們都忘記了聒噪。形勢逆轉如此之快,出乎每一個人的預料。此前這三千人滅殺李云心的數千唐兵用了不到半刻鐘的功夫,如今李云心這一片箭雨加上幾十個妖魔滅殺這三千先鋒軍也用了不到一刻鐘的功夫!

    便在此時——被轟起的浪頭重新往海中回落的時候——又聽見那位渭水龍王的聲音。

    “禮尚往來嘛。”他懶洋洋地說,“我大秦殲星弩、大宋電磁炮豈是浪得虛名?”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