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武俠小說 > 心魔 > 第一卷 渭城朝雨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千年往事

第一卷 渭城朝雨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千年往事

作者:沁紙花青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李云心也正視洞庭君、深吸一口氣,朗聲道——

    “我那朋友,正是前些天在渭城顯圣的渭水龍王。@樂@文@小@說|他自稱九公子——君上這吃肉的法子,便是他與我說的。那一日,我行經……”

    李云心將他與九公子的深刻“友情”娓娓道來。說至動情處、幾度哽咽不能自已。

    “……我被那劉凌殺死,其他的事情便也知道得不甚詳細了。只是后來得知那劉凌又同一大妖魔起了爭斗——我想,大概是那大妖魔有什么了不得的東西在她手中,兩人又起內訌!”

    這威嚴的洞庭君靜靜聽他說道這里,神色一變。

    “那羽衣。”他微微嘆息一聲,“便是因為那羽衣了。”

    李云心微微一愣,但不動聲色。當日他死去,劉凌便將他的魂魄擊散了。待二者爭斗出了城,他才開始重塑神魂。

    因此只知道自己的計謀成功了。可其中的某些事情他卻并不知曉。

    譬如洞庭君這話。

    但眼下來看……似乎歪打正著。

    李云心皺眉:“什么羽衣?”

    這威嚴的洞庭君不知想了些什么。略一猶豫,才道:“那大妖,卻不是這俗世之上的大妖。其義父乃是金翅大鵬,天下眾羽之主。這白云心……以鱗蟲為食,愛最吃的,便是龍子。”

    他說到此處又嘆一口氣:“我雖不知那金翅大鵬王居住何處。但知道并不是這個凡人的世界。那白云心,出處她自己的家。便需要那羽衣。”

    “可一千年前她的羽衣被道統一牛姓道士強奪了去,她便回不去了。這一千年來一直想要尋回她那寶貝……如今……唉。”

    羽衣。

    李云心將這件事記在心里。他意識到,這有可能是決勝的關鍵因素之一。

    洞庭君的眼睛忽地轉了一下子,慢慢坐下來。

    “你既已死了,又如何修成了這陰神之身?”他慢慢地問,“你所說的事情。倒是合情理。但……如何知道找我來?”

    最關鍵且致命的問題就在這里。

    李云心幾乎沒什么同洞庭君有關的信息。

    他只有一個辦法——讓這大妖魔自己去回答。

    “九公子……是極提及君上的。”他說了這話、迅速地瞥一眼洞庭君的表情。便又立即補充,“實際上……幾乎不能算說過。”

    “在這世上,我大概是唯一從他口中聽說過君上的消息的朋友了吧。他視我如知己,又說自己常感孤寂。我們二人志趣相投、雖說他這人有時喜怒無常,但我到底知道他的真性情。”

    說到這里,那洞庭君仍端坐著。

    李云心便道:“也便是如此,大概……他也只會對我說。他是個高傲的性子——有些情感藏在心底,也許說了、怕人恥笑。然而唯有一次……”

    “他飲多了酒,說。在這渭水……只有一人,是他想要親近、卻不能親近的……”

    話音一落,這洞庭君,立時變了臉色。

    于是李云心知道。他抓到那個“點”了。

    “你說同他是摯交。你可……有什么憑證。”這洞庭君的兩須微顫,說道,“可有憑證?”

    他這樣的反應,讓李云心微微有些詫異。

    他對自己的本事很自信。并不認為在交談中通過觀察對方的動作表情語氣停頓得出結論并且迅速調整自己的應對方式、最終獲得自己想要的信息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但對于洞庭君如此明顯的情感流露……仍覺有些詫異。

    他在這中殿知道了這李道長是洞庭君的那一刻,就覺得自己陷入了可怕的危機。

    三千年的大妖魔!

    九公子甚至默許他存在這樣久、且在君山有這樣的宮殿!

    在他的印象里,這洞庭君該是一個法力無邊、城府深沉近乎妖孽、就連一絲笑意都別有用心的可怕存在。

    然而這一番言語攻防下來,他意識到……

    洞庭君。并不是他想象的那個段位。

    他并不蠢,甚至比很多人都要警惕、聰明。作為妖魔而言,他甚至稱得上中正平和,幾可稱人了。

    但這樣子……并不像是活了三千年、見多識廣的老妖魔呀。

    李云心記下了這一點,意識到自己之前的反應有些過激——如果早知道這洞庭君是這樣子的家伙。

    但世上從沒有完美計劃。

    一切都可調整。

    他現在已明白……或者這洞庭君與九公子,有些內情、誤會。

    九公子并不想提到他,這洞庭君……此刻卻因為那么一句話、激動起來。

    因而他輕舒一口氣,將手探進衣服里……取出了那一片逆鱗。

    這東西,實則只是引他去往螭吻神位的“鑰匙”。如今他已歸位,這逆鱗便也僅僅是一個紀念罷了。

    李云心不去想自己會將它帶在身上,但此刻的確派上了用場。

    他將這逆鱗奉至洞庭君面前的案上,說——

    但話到嘴邊,卻略猶豫了一會兒。

    或許是因為知道了洞庭君并不如他想象中的可怕——至少在性格、城府這個層面上——他忽然覺得有些意興闌珊。

    忽然就不大想說話。

    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吧。

    而不是因為別的什么吧。

    但他不得不說——不得不打起精神、通過繼續呼吸和某些暗示另自己重新振奮起來、忘記剛才那小小、小小的插曲,哀聲道——

    “他贈了我這逆鱗。與我做貼身的甲衣。我死后本來入了輪回,可又不知為什么魂魄卻附在這逆鱗上……”

    “他死后……仍是保全了我啊。”

    “也因此,我才想著……來這洞庭湖尋找!我偶然遇到這三個人,又聽他們說起了洞庭君,便向這李道長在君山建造宮殿……會不會和那洞庭君有什么牽連。”

    “或許是九公子在天之靈保佑——我果真見到了君上!”

    這洞庭君聽了他的話,先沉默一會兒。

    隨后只盯著那案上的逆鱗,也不碰。許久才道:“他當真是說……想要親近、卻不能親近?”

    “是。”

    洞庭君又沉默一會兒,身周繚繞的青光漸漸暗淡下去。

    隨后他擺擺手:“這逆鱗,你收回去吧。”

    “這道士,你也帶走。”他又嘆氣。一嘆氣,便有氤氳的水氣自他的口鼻中升騰起來。這令李云心想起一尊香爐,或者那夜死前、盯著他看的九公子。

    “與他相識也有些年。如今召他來,也是為了問這事。既然你已說清楚了……你將他處置了罷。”

    洞庭君又嘆了一口氣。

    這一次,他全身都籠罩在繚繞的水氣里、幾乎看不到面孔了。

    李云心不知道,這是不是妖魔在哭泣。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