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章節目錄 第二千零四章 變身吧,妖月狼巫!

章節目錄 第二千零四章 變身吧,妖月狼巫!

作者:第七重奏01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

    “呼~~~”長長吁出一口,冰藍色的凍氣從鼻口中呼出,將周圍凍成光滑無比的冰地。(小說閱讀文學網..)

    糟糕,有糟糕了。

    體內的冰凍之力似乎太過充盈,讓我有一種被淹沒的感覺,不大……不大受控制了。

    現在,我就像一個吃飽了的胖子,但是,冰痕上的力量還在不斷刺激身體,不斷讓冰凍之力涌出,讓我有一種撐肚子的感覺。

    得想個什么辦法……最好停下來,好好梳理一下體內的冰凍之力,等完全掌控以后再繼續也不遲。

    可是就在這時,我卻發現,身體似乎沒辦法控制了,一步一步朝前,似乎形成了一種慣性,每次當我從冰封之中蘇醒過來,大腦才剛剛開始轉動的時候,腳步已經邁出,踏出下一步,等反應過來,剛剛察覺到到身體已經能量過剩,必須做什么,就像現在這樣,腳步卻已經著地,身體再次冰封,思維又一次的被凍結,無法思考。

    這些念頭剛剛升起,下一瞬,身體陷入冰封中。

    一步……又一步,介乎于意識和無意識之間,就如同半睡半醒的夢游。妖月狼巫繼續朝著那不知名的目的地前進著,那凍結一切的寒氣,已經滿溢而出,將他的身體完全籠罩在里面,變成一團模糊不清的冰霧。

    這團冰霧,仿佛有著生命,就算一個醞釀中的胎兒,或許對于魔王級強者而言尚且弱小,但是里面醞釀著的,即將誕生的東西。卻能讓它們畏懼。即便是看到了,也遠遠的躲開。

    慢慢的,一直籠罩在冰霧之中的妖月狼巫,似乎本能的找到了將這些溢出的能量收攏起來的手段。他的身體似乎逐漸和冰霧融合起來。竟然在不斷的變淡。起先還不是很明顯,但是數天過后,身影卻變得朦朧起來。就似記憶水晶投射出來的影像一般,開始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一切,妖月狼巫自身并沒有察覺到,依然一步一步的,如同朝圣者般的沿著冰痕方向走去,就連之前想要控制身體,停下來梳理冰凍之力的念頭,也完全打消了,似乎有自暴自棄的感覺。

    所幸,沒用的主人放棄了,這具身體卻沒有,它還在不斷的吸收著滿溢的冰霧,不斷的,完全結合在一起,將每一寸血肉,每一根毛發,每一個細胞,都變成最適合容納冰凍之力的結構。

    這樣的結果便是,這具身體也開始冰霧化了,想要容納水,沒有比把自己變成大海更合適的選擇了。

    起初,籠罩在妖月狼巫身邊的冰霧,在不斷擴大,最大時甚至變成一團直徑數里的巨型冰霧,冰霧以內,魔王級以下的強者瞬間就會被凍結,粉碎。

    但是那之后,冰霧的面積卻開始不斷縮小,而正是此時,妖月狼巫的身體,也加快了模糊化,先是他的手和足,由實體逐漸分解,變成一團霧狀,在冰霧之中只剩下一個輪廓,還能辨認出這是四肢。

    然后是腰腹胸腔,最后蔓延至頭部,最后,妖月狼巫完全變成了一團濃郁的冰霧,只剩下模糊的霧狀輪廓還能辨認清楚。

    到底是滿溢的冰霧能量,被不斷的吸入身體,導致霧化,還是身體不斷分解,融入到了這片冰霧之中,已經沒辦法分辨了。

    而就在這時候,冰霧的能量性質,在冰痕的不斷刺激下,悄悄的發生了改變,一股無法理解的龐大皎潔的神圣之力,開始大量涌出,加入到冰凍之力中,這兩股強大的力量出奇的融洽,竟然毫無阻礙的完全融合到了一起。

    神圣之力不斷漲大,逐漸的和冰凍之力相當,最后甚至隱隱超越,妖月狼巫原本是冰凍屬性,神圣之力只是附帶屬性,現在卻調轉過來了。

    遠遠看去,這團冰霧開始散發出皎潔的白光,光芒越來越明亮,最后,就像是一輪明月,籠罩在霧色之中,行走于大地之上,從里面散發出的神圣莊嚴感,不禁讓人想要跪拜膜拜。

    妖月狼巫那霧化的身軀,是圣光璀璨之源,看去就如同乳白月光凝結成的人影,比天使還要圣潔,比女神還要高貴。

    為什么會說女神呢?呃……這個……

    在冰凍之力和神圣之力的不斷融入下,妖月狼巫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強大,踏在腳下的冰痕,作用不斷減弱,從原本的冰封數小時,到數十分鐘,再到數分鐘。

    直至最后,完全冰霧化,圣潔化的妖月狼巫,腳步僅僅只是頓了幾秒,就邁出了下一步。

    就在這時,冰痕也到了盡頭。

    當邁出下一步,并未感受到冰痕的凍結力量時,我從空靈的狀態中回過神來,下意識看了一眼腳下。

    咦,冰痕呢?

    咦,我的身體呢?!!!

    忽然發現還有更糟糕的事情,我顧不得思考冰痕為何無緣無故失蹤,開始急切的尋找起自己的身體來了。

    莫非懵懵懂懂的在半路,被某個魔王怪物強者襲擊,身體被吃掉了,只剩下靈魂還在渾渾噩噩的前進,完成最后的使命?

    如今使命達成,我要成佛了嗎?

    亂七八糟的想了一通,我才逐漸冷靜下來,開始梳理自己的身體異樣。

    手……

    我下意識的揮手,只見一團巨大冰霧化做爪狀,從半空揮過。大地瞬間凍結,連空氣都染上了一層冰霜。

    原來如此,身體并非消失了,而是融合了。

    閉上眼,我靜靜的體會著這種感覺,自己的身軀完全和冰凍神圣之力融為一體了,眼前這團散發著神圣月光的冰霧,就是自己的身體,能夠感受到里面的每一分能量,每一絲波動。就像在感知自己身體一般。

    這種感覺。和世界之力何其相似,世界之力也是,以自身的力量意識化作一個龐大世界,世界以內的一草一木。皆在掌握之中。就仿佛是自己的身體一部分。

    原來如此。這就是妖月狼巫的最終力量,最終的極限嗎?也就是說,現在的我。已經完全可以……

    就在這時,眼前忽然忽然轟隆一聲,似乎有一座小山狠狠砸落在地般。

    抬起頭,完全冰霧化,宛如兩輪明月的眼睛,看到了眼前的狀況。

    一座巨大的冰山,出現在了前方,擋住了去路。

    不對,不是冰山。

    目光繼續抬起,直至仰角六十度,我才完全窺到這座冰山的真面目。

    一座數十米高的冰怪,外形相似寒冰爬行者,但卻有著寒冰爬行者所沒有的,完全由深藍色冰晶組成的巨大鎧甲,覆蓋著數十米高的全身,讓它看起來高大威猛,帶著碾壓一切的氣勢,光是從它冰山一樣的巨大軀體之中散發出的濃郁寒氣,就能將實力稍弱一的敵人完全凍結,根本無需動手。

    這座巨大的冰山怪獸,緩緩低頭,冰塊中鑲嵌著的一雙純白瞳孔,竟然帶著莫名的神圣感覺,注視過來,那被冰盔覆蓋著的嘴部,發出宛如冰塊摩擦一樣沙沙的嘶啞機械聲音。

    “我是偉大的督瑞爾大人制造的冰之守護者,奉主人之名,守護禁地,入侵者,該死!!!”

    最后二字,冰

    之守護者怒吼出來,形成一道強烈的龍卷暴風雪,席卷大地,所過之處,萬物凍結。

    然而,這道可怕的龍卷暴風雪,在來到妖月狼巫面前時,卻無聲無息的詭異消失。

    “膽敢反抗,罪加一等,受死吧,入侵者!”自稱是冰之守護者的怪物,宛如騎士一樣高吼著制裁之言,大手向背后一伸,竟然抽出一把巨大無比的圓月冰斧,高高舉起。

    我去,這斧頭未免也太兇殘了吧,對比自己,簡直就像是拿磨盤砸小雞。

    我想要切換s熊,冰之守護者的實力,我已經感知出來了,有世界中級,而且是精英中的精英,不過以s熊的實力,應該還能夠輕易對付。

    但是下一秒,靈魂傳來一股莫名的悸動。

    那是屬于妖月狼巫變身的驕傲,獲得了新力量的它,不甘心再做縮頭烏龜,躲在s熊的庇護之下。

    是嗎?既然這樣,就讓我來試試你的力量吧,妖月狼巫變身,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深呼吸一口氣,我放棄了剛要切換變身的動作,抬起兩輪圓月狀的雙目,看著眼前這座巨大冰山,化作一團冰霧的身軀,散發出的皎潔月光更盛。

    “死吧!”仿佛一座守護機器般的冰之守護者,發出沒有任何感情波動的聲音,被它單手舉起的,光是手柄就足足有一二十米長的圓月冰斧,沒有絲毫花俏,帶著無盡的暴力狠狠砸落下來。

    一直抬頭看著冰之守護者的動作,那把圓月冰斧砸落的軌跡,也映在心中,大概是神圣之力的作用,我內心一片平靜,溫暖,甚至將雙目合上,不再看那斧頭落下的痕跡。

    帶著讓大地顫抖的力量,巨大的斧刃砸落在冰霧上面,卻如同斬在一團粘土上似的,雖然將冰霧斬的深深凹陷,向兩邊擠壓出去,但卻感覺不到任何傷害,相反,冰霧迅速攏合,將冰斧籠罩起來,頓時,整把巨斧顫動起來,開始發出細微的脆響。

    沒錯了,這股力量……沒想到……

    嘆了一口氣,感知分析著巨斧上面的力量,和自己的屬性竟然是如此契合,和冰痕的力量更是一般無二。

    記得冰之守護者一開始就已經說過,它是由督瑞爾制造出來的。

    我知道了,冰痕的主人就是督瑞爾。難怪……難怪……但是為什么,身為魔王的督瑞爾,為什么它的力量,竟然和妖月狼巫一樣,帶著神圣屬性?

    心頭宛如一團亂麻,在沒有任何線索的情況下,任我怎么想也不可能理清這之間的矛盾,現在并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還是先將眼前難纏的敵人,督瑞爾制造出來的玩具干掉再說吧。

    抱歉了。沒想到你竟然是督瑞爾。我可能沒有辦法報答你的指引提升之恩了。

    “不可能!”冰之守護者忽然一聲大吼,狠狠一抽,將冰斧從冰霧之中抽出來。

    但是已經晚了一些,看似無堅不摧。比鉆石還要堅硬的冰斧上面。已經多了幾道裂痕。似乎被什么給侵蝕了一般。

    既然你是同一個人所制,那么,吸收冰痕的力量嗎。其實和吸收巨斧的力量,是同一個道理,你的力量,對于被冰痕折磨了數個月的我而言,根本毫無威懾力。

    “奇怪,你的身上,怎么會散發出和主人相似的氣息,難道說……不可能,沒有收到命令,入侵者,你就是入侵者!”

    冰之守護者露出稍許困惑的感情,但是很快又被龐大的殺氣所代替,就仿佛是一條忠心耿耿的機械狗,要毫無保留的執行主人吩咐的一切命令。

    它再次將冰斧抬起,該用雙手握住,然后,冰斧忽地一閃,在眨眼間,看似笨重的它,就在空氣中留下幾道殘影,縱橫交錯的劃過數十道冰藍色的光芒。

    ******************************************************************************************************************************************************************************************************************************************************************************************************************************************************************************************************************************************************************************************************************************************************************************************************************************************************************************************************************************************************************************************************************************************************************************************************************************************************************************************************************************************************************************************************************************************************************************************************************************************************************************************************************************************************************************************************************************************(未完待續。。)

    </dv>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