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章節目錄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玩家紅白公主,離開了隊伍

章節目錄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玩家紅白公主,離開了隊伍

作者:第七重奏01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

    之后,西雅圖克一直耿耿于懷,宛如人生之中忽然多出了一段痛骨銘心的失戀,眼神憂郁無比。

    然后,口頭禪變成了我好傻。

    就連老好人卡洛斯也沒有同情他,因為這廝活該,太大意了,要是放在真正的戰場上,這樣的失誤早就讓他死上十次百次了,該得到這樣的教訓。

    為什么會這樣說?原因很簡單。

    二師兄之所以會輸的那么快,那么慘,全是因為他自己大腦充血,忘記了一個最重要的設定。

    地獄格斗熊這雙好吃又好用的熊掌,可是能夠格擋任何世界之力境界攻擊以下的近戰攻擊,當然,如果你有阿爾托莉雅那樣的劍,又另外說。

    雖說他的新招式很強,那兩把十多米長的能量武器,普通人光是看到就能嚇尿,不戰而敗,但威力還達不到世界之力等級,也沒有武器之利,用來對付地獄格斗熊,還沒有留后招,和自尋死路沒啥區別。

    和西雅圖克因為大意而迅速落敗相對比,另外一邊,卡洛斯和阿爾托莉雅的戰斗,卻如我所料的那般,僵持了許久。才以平局結束。

    卡洛斯擁有更快的速度,只有足夠沉穩,冷靜。不露出破綻,落敗的可能性就不會很大。

    阿爾托莉雅自然不用說,她的強大之處。我以前早就分析過了,相比卡洛斯,她落敗的可能性更小。

    然后還有一,就是兩個人的戰術都比較溫和。

    比如說卡洛斯,就沒有施展他的絕招——北斗有情破顏斬(改),畢竟對方的女性,而且還是精靈族的女王陛下,更是第一次練習對戰。也就是所謂的那啥,友誼第一,勝負第二嘛。

    一旦施展了這招,不是阿爾托莉雅輸,就是他輸,沒有其他可能性,顧慮種種。卡洛斯的選擇也在我的預料之中。

    同樣的道理,阿爾托莉雅也沒有將所有的真本事拿出來,這場戰斗打的雖然精彩,但是有些保守,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兩人不是很熟。打的太客氣了。

    如果是我和卡洛斯戰斗,他絕對不會客氣給我來上幾道破臉斬,同理,我和阿爾托莉雅也會打的放開許多。

    雖說如此,和勢均力敵的對手一戰,對卡洛斯和阿爾托莉雅而言,也是收獲不淺,兩個人都很滿意,所以過程什么的,也就忽略不計了。

    好吧,我們再回頭看看新晉悲劇帝西雅圖克童鞋。

    他打起精神的時候,已經是卡洛斯和阿爾托莉雅的戰斗結束,臨近黃昏時刻了。

    結果這廝又痛苦的滿地打滾起來。

    輸的太快了不過癮啊,老子還想戰斗啊混蛋!

    來來來,咱們四人秉燭夜談吧。

    將手上的劍斧敲擊的鏘鏘作響,發出熊熊的戰意,可是大家都沒有理他,沒事誰有喜歡摸黑夜戰啊。

    于是連同必然會在阿爾托莉雅身邊,時刻伺候著,一直旁觀戰斗的卡露潔,四人甩下呆若木雞的二師兄,灑脫離去。

    當然,我可不是那么絕情的人,對于大受打擊的二師兄,充分發揮了樂意助人的雷鋒精神,在當天晚上,給他出了個主意。

    看到沒有,阿爾托莉雅旁邊的侍女。

    我告訴二師兄你呀,她就一個字,強,連我和阿爾托莉雅都不是她的對手,戰斗風格極其彪悍,豪邁,武器是一把門板一樣的巨劍,力氣絲毫不遜色于你我。

    順便解釋一下,我說前面那段話的時候,指著的是卡露潔,而后面那句,指頭微微一偏,指在了潔露卡身上。

    當時兩眼閃閃發光的西雅圖克,哪會主意到這細節。

    所以說,天地良心,我可是一句謊也沒撒。

    于是第二天傳來消息,西雅圖克于紫禁城之巔,慘敗給了某個身份神秘的侍女。

    卡露潔的戰斗風格,在她和阿爾托莉雅戰斗練習的時候,我早已經琢磨清楚,和她那握著一把門板大劍的豬突猛進式的笨蛋姐姐不同,或者說完全相反,卡露潔的武器是一把精靈細劍,她的輕靈和細膩的戰斗風格,是我見過的極致。

    干脆這么說吧,卡露潔就是西雅圖克最頭疼的類型,比速度流的卡洛斯更遭他煩,論絕對速度,野蠻人并不慢,但是說到靈巧嘛,你指望一個大塊頭能夠比得上精靈?

    最重要的一是,卡露潔的實力的確勝過西雅圖克許多,十二騎士傳承者之中的第二強,可絕對不是用來嚇唬小孩子的,領域巔峰級的實力加上傳承經驗及裝備,就算是我的地獄格斗熊,對付她也沒有太大的把握。

    聽說那場戰斗,西雅圖克差把腰給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噗噗噗。

    但是二師兄的悲劇還沒有結束,雖然我已經勸告過他了,但是這廝最后還是找上了阿爾托莉雅。

    戰斗沒過多久,西雅圖克就抱著他心愛的,斷成兩截的武器,蹲到角落獨自垂淚去了。

    對此,我深表同情,嗯嗯。

    在婚禮結束后的第四天,玩鬧夠了,大家逐漸的告辭離去。

    最先走的竟然是拉爾三條子,聽說莎拉已經四十六級了,拉爾當時就不能淡定,舉得父親的尊嚴蕩然無存(我說這種東西還有嗎),所以迫不及待的回群魔堡壘,和大菠蘿攪基去了。

    四人就在第一世界。隨時都能回來,尤其是麗莎阿姨,在拉爾三人外出歷練的時候。更是可以回到營地和莎拉在一起,母女兩一兒也不會寂寞,所以到沒多少離別之愁。

    然后是迪卡。奧斯卡,德魯夫一行,浩浩蕩蕩的告辭離去,這些人一走,法師公會頓時冷清了許多。

    順便附帶一個小道消息,據說拉丁在離開前。鼓起勇氣向菲妮告白了……

    我覺得這時候我只要遠目就好。

    緊接著,國務繁忙的阿爾托莉雅也帶著卡露潔離去,卡露潔的身影才剛剛消失在傳送站。黃段子侍女就迫不及待的歡呼撒花。

    終于逃離了妹妹的魔爪,可以盡情的賣節操了,真是可喜可賀。

    不過臨走之前,阿爾托莉雅那意

    味深長的微笑,以及看似隨口,但好像又另有所指的“相信我們很快就能再見”的告別,讓我忐忑不安。

    我不是害怕見到阿爾托莉雅。而是擔心咪啪騎士呀!別再神出鬼沒,讓我心神不寧了,給我出來,我要和你單挑!!

    還有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物。

    一直賴在家里的霸王食客——紅白公主,竟然也在某一天和我告辭離去了。

    這是怎么了。世界末日嗎?

    我搖搖欲墜的攙扶著墻,仿佛聽到了三魔神合體變成了比利王。

    “怎么了,有什么想不開的嗎?”擔心之下,我抓住紅白公主的肩膀,關切問道。

    “發燒了嗎?”摸摸她的額頭,似乎沒有。

    “還是說餓壞腦子了?”將她拎了起來,掂量一下體重。

    呃,比剛剛見到時那副餓的死去活來的樣子,重了不止一,維拉絲的手藝不錯吧,不錯你也不能暴飲暴食啊混蛋!

    “還是說紙箱弄丟了?”我忽然神色大駭,覺得自己找到了關鍵。

    紙箱才是本體這種設定,也不是不能接受。

    總之,不蹭飯的紅白公主,不是好公主啊有木有,你對得起十萬元巫女的外號嗎?你還有臉再自稱無節操紅白嗎?

    “其實,族里發生了一事。”被我摸了又拎的紅白公主,相當淡定的掏出紙箱子,做在里面,捧起一杯熱茶咝咝的喝了起來,進入了喝茶神模式。

    喂喂,旁邊的那位三無公主,你別給我有樣學樣的搗亂,將杯子放下,給我回房間去寫禽獸公爵!

    “族里發生什么事了?”我對巫女一族充滿了好奇,聞言,自然不會放過一探究竟。

    “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一小事罷了。”紅白公主神色淡定的說道,“咝”的又喝了一口。

    哦,一小事啊,小事就好。

    “只不過是族里有幾個人,打算把我的神社拆了,并揚言要將我扔到地獄里去罷了。”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的確是小事一樁……喂喂,這還叫小事啊,分明就是暴動和謀殺吧!!”我怒掀心靈的茶幾。

    “沒關系,我早有所料,早就準備好了應對之策。”眼角閃過一道犀利光芒,紅白公主自信滿滿的豎起大拇指,安慰我道。

    “原來如此,原來已經準備好了。”我一聽,又冷靜下來了。

    “看,在離開之前,我已經將賽錢箱帶出來了。”紅白公主將她的那個錢箱拿出來,得意的揚起下巴,仿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這叫哪門子的早有所料,準備對策啊!神社變成什么樣都沒有所謂了嗎?賽錢箱就真的那么重要嗎?”我已經無力再掀桌了。

    “別著急,現在,我不是正要回去處理問題嗎?”對方拍了拍我的肩膀,難得說了一句正經話。

    “好吧,應該沒什么問題吧,對付那些暴亂分子。”

    “安心吧,因為有兀借的紙,現在有十成的把握,能夠將那些家伙狠狠教訓一頓。”

    “你這樣說我就安心了。”我松了一口氣。

    “但是花了一半用來制作商品了,所以幾率掉落到了五成。”

    “別拿那么重要的戰略物資去做些無意義的事情啊你這笨蛋!”我又忍不住聚起一口力氣,怒然掀桌。

    “話說回來,為什么那些人要暴動呢?”我覺得用武力是下策,如果只是一些誤會,能夠用嘴炮解決的話,自然是最好。

    “因為……”遲疑了一下,紅白公主的神色變得十分凝重,仿佛是什么難以啟齒的重要秘密。

    “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回去,族里沒人打理,亂成一片了。”

    “你還是乖乖的被扔下地獄去好了。”我冷漠的用大拇指在自己的喉嚨上一劃。

    “總而言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也沒有辦法,我也就不攔你了,這里有錢……呃,有紙,你在回去的半路用吧,記得用的時候,別在大庭廣眾之下,要躲到草叢里。”

    我掏了掏物品欄,將上次去廁所沒有用完的一疊白紙,語重心長的放到了紅白公主的手上。

    “還有小狐貍,去給巫女族的公主殿下做便當,回去一路吃著吧,別讓我們的貴客餓著了。”

    “哈,為什么是本天狐?”小狐貍聞言,回過頭,不高興的尾巴甩來甩去。

    結果最后還是維拉絲去準備了。

    切!

    準備好一切之后,我們將紅白公主送到了法師公會大門。

    “一路保重。”我緊緊握著她的小手,依依不舍道。

    “兀,真是個大好人。”對方貌似十分感動。

    “平息了族人以后,就回來吧,我們會一直在這里等著你。”將正中胸口的你是好人的利箭,狠狠拔掉,我面帶微笑,指了指身后的維拉絲她們。

    大家的神色都是那么的溫柔,關心。

    目送紅白公主的身影離去,我回過頭,對女孩們說了一句。

    “很好,乘現在趕緊搬家吧。”

    ********************************************************************************************************

    ********************************************************************************************************

    ********************************************************************************************************

    ********************************************************************************************************

    文學網提供無廣告彈窗小說閱讀..

    </dv>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