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等待不急的精靈們

章節目錄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等待不急的精靈們

作者:第七重奏01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好說歹說,我和菲妮才算解釋清楚誤會,絕非歐娜想象的那樣,有什么奇怪的玫瑰花凋零之類的事情發生了,讓她冷靜下來。

    歐娜這女孩,這性格,還真是有黑化的潛質,平時溫柔和氣的,但黑化很低,眨眼間就能從溫和侍女變成柴刀少女,真的不可小瞧,不可小瞧是也。

    “怎……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這時候,敲門聲再次響了起來,傳來碧絲的聲音。

    推門進來,目光從那宛如刀切過一般的整齊劉海邊上透露出來,看了里面一眼,發現了我的存在。

    “原……原來是長老大人,真……真的非常抱歉。”碧絲慌張起來,鞠了一躬,兩只小手下意識的摸在身上,仔細整理著已經是教科書般穿著工整的侍女裙。

    “怎么樣,很驚訝?還有為什么要道歉呢?”看見慌慌張張的碧絲,我忽然覺得十分親切。

    她的性格有像維拉絲,而那遮著三分之二眼睛的烏黑整理劉海,現在一看,又有像小黑炭。

    “……”被我這樣一問,碧絲的臉蛋瞬間通紅起來。神色更加的慌張,而且眼睛飄忽不定,不知為何。老是不敢往這邊看一眼。

    哎呀哎呀,這副模樣,總感覺好像是我在欺負她。還有,她為什么害羞到連看我一眼都不行了?

    該不會是……還是暴露了吧,翻她箱子的事情。

    咯噔一聲,我萬分的心虛,要是被大家知道的話,翻箱玩弄女孩的純情內褲的變態禽獸公爵,這個稱號又要新鮮出爐了,到時候就算是阿爾托莉雅。或許也不會姑息,把自己打入精靈族大牢,然后維拉絲她們組團進行圍觀,還帶上小黑炭,告訴她父親是個怎么樣的變態,以后一定要將自己的內褲藏好了。

    我在心里想象著那樣一副羞恥絕望的場景,恨不得直接淚奔十條街。然后高高躍起,以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噴氣式阿姆斯特朗炮之勢,一頭撞死在水晶之樹上。

    對……對了,轉移話題,這時候一定要轉移話題。讓碧絲無暇去想那件事情才行。

    我重重的咳嗽幾聲,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對了,碧絲,還沒來得及感謝你,上次給我的酒,味道真的很不錯,如果可以的話,能再給我釀一些嗎?”

    嘴巴上這樣說著, 我心里卻在拼命道歉。

    抱歉了,碧絲,其實那瓶酒我根本就沒有開封,自己不是嗜酒之輩,又沒有經歷失戀之類的,必須借酒消愁的悲劇,平時自然不會想要去喝。

    這樣說,純粹是因為碧絲擅長釀酒,和她談論專業的話,能夠比較輕易的轉移話題罷了,如此深沉的心機,我真是個罪孽深重的可怕男人啊。

    “真……真的嗎?”果然,我話剛一落音,碧絲的目光立刻就看過來了,閃爍著羞澀的光芒,十指在胸前輕輕碰觸著,交錯著,露出一副被夸獎后,喜不勝羞的可愛模樣。

    “哦……哦!當然是真的!”我爽朗的豎起大拇指,卻因為碧絲這副高興的模樣,更加的心虛。

    至少回去以后立刻嘗一嘗吧。

    “那壇酒……那壇酒是根據長老大人的口味釀制的,能喜歡,太好了。”

    “嗯?根據我的口味?”我好奇問道。

    “咦……咦咦,那……那個,抱歉,長老大人,我太得意忘形了,擅作主張的那樣……揣摩……揣摩您的口味……沒有經過允許……”碧絲嚇了一跳,立刻又道歉起來,眼睛都濕了。

    普通來說,如果不是很熟的關系,最好不要去觀察和揣摩對方的喜好,否則可能會被認為別有用心,只不過,我和碧絲的關系真的生疏到讓她必須為這種事情不斷道歉嗎?碧絲怎么想我不知道,我可是把她當成是朋友啊。

    眼看碧絲淚眼汪汪的樣子,察覺到歐娜和菲妮投過來的正義目光,我委屈的眨了眨眼,想道。

    上帝作證,我真的沒有在欺負碧絲啊。

    好吧,無論怎么說都是自己引起的,必須好好安慰碧絲才行,想了想,我柔和地沖她微笑著“碧絲,你誤會了,我只是在好奇和驚訝而已,你是怎么猜測出來我的口味喜好的?”

    大概是我的真誠目光,打動了碧絲,讓她相信了我并沒有介意這種事情,猶豫了一會,她小聲應道。

    “從長老大人平時的果汁里……”

    “哦?”我更加的驚訝。

    這樣也能猜出?我只是隨意的,只不過這個隨意里面,或許也包含自己下意識的喜好選擇,所以碧絲釀的那壇酒,或許真的是自己極為喜歡的口味也說不定,心動了,如果不是剛才撒了謊,我現在就有拿出來試一試味道的沖動。

    不愧是綠林酒吧首屈一指的釀酒師,竟然讓我這個不喜歡喝酒的人也如此期待。

    我豎起大拇指,向她們稱贊起來“厲害,我去綠林酒吧的次數不多,竟然這樣也能記住我的口味,那豈不是說所有客人的口味,也記得一清二楚?太厲害了,果然不愧是綠林酒吧的招牌侍女。”

    “這個……嗚~~”不知為何,碧絲欲言又止,最后小小沮喪的低下了頭。

    咦咦,我又哪里說錯了嗎?

    看到這一幕的歐娜,也暗地里頭疼的捂起了額頭。

    長老大人還真是遲鈍呢。就算是招牌侍女,也不能記得住酒吧成千上萬名客人的口味,碧絲能記住你的口味。能給你特地的釀造喜歡喝的酒,那是唯獨的一分啊。

    不過碧絲也真是的,現在可是挑明自己的心意的最好機會啊。卻在關鍵時刻又退縮了,太柔弱,太不爭氣了,難道真的這樣,遠遠的看著對方就已經滿足了?

    歐娜頗有皇帝不急太監急的想著,如果可以的話,她都想自己沖上去,代碧絲大聲的說出那份強烈感情了。

    “對……對了。表哥喵,你的女兒……莉莉斯現在怎么樣了喵?”

    菲妮看氣氛有詭異,碧絲猶豫; 一會兒,沉默下來,而旁邊一言不發的歐娜,又大有爆發之勢,腦袋里冒著無數個問號。雖然搞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但是她覺得現在,必須找個話題,打破怪異的氣氛才行。

    “你看,我差都忘記和你們說了。”說到自己的寶貝女兒。我頓時精神一振,什么東西都拋到了腦后,逮住三人就是滔滔不絕了說了大半個小時。

    “總……總之,醒過來了就好,表哥,恭喜了喵。”菲妮最先從大半個小時的猛烈狂烈口水攻勢中清醒過來,只不過腦海里面依然在回蕩著無數個我的女兒這樣的字眼。

    太可怕了喵,一旦啟動了表哥的女兒控機關,就會變得非常不得了喵。

    絲毫沒有察覺到大家的呆滯表情,喜滋滋的接受了祝福后,我看看窗外天色,發出邀請“時間還早,不如大家一起出去走走逛逛吧,難得來了,光坐在房間里說話似乎有些浪費。”

    侍女三人組自然是不會拒絕,很快,我們就來到精靈王城最喧鬧的幾個區域之一,隨著人流,隨意的逛了起來。

    這三個小侍女,一個月的時間還真沒白來,對于精靈王城那些縱橫交錯的街道,竟然已經比我還要熟悉,幸好剛才沒有將“精靈族的半個主人”的氣勢拿出來,不然現在就要出糗了。

    尤其是菲妮,常走的街道也就罷了,她竟然對一些小巷,僻處,森林近道也十分的清楚,真的是……太可疑了,回去我得讓阿爾托莉雅盯緊。

    大街上很熱鬧,比我印象中的還要熱鬧,那些耳朵長長尖尖,熙熙壤壤,卻出奇的沒有表現出絲毫不耐,

    反而面帶笑容的精靈們,讓我有些眼花繚亂的錯位感覺。

    這些日子都忙于陪伴小黑炭,我竟然不知道精靈王城什么時候跑出那么多的精靈了?這些精靈該不會是我們人類自己喬裝打扮的吧,精靈們不是向往自由安靜嗎?什么時候竟然如此愛湊熱鬧了。

    不過很快,這個問題我就想明白了。

    因為多出了許多特殊的精靈,其中數量最多的是吟游詩人,歌者舞者。

    自由自在的她們,肆意在在街道上,空地間,森林里,草叢中,噴水池邊,找到一塊屬于自己的空間,宛如驕傲的孔雀般,展現自己的性格和才華。

    耳朵里時而洋溢著輕快歡暢的節拍,忽而又變成恬靜優雅的風聲,或是沉重憂傷的低吟,仿佛在穿梭于一個個童話故事之中,就連我這個沒有絲毫音樂細胞的……哦,咳咳,不對,剛才說什么來著,大家忘記了吧,重新來過。

    就連我這個誓要用歌聲征服宇宙的歌神,也被深深打動,恨不得能夠當場獻上一曲,欲于眾多天之驕子試比高。

    舞者的妙曼身姿,也讓人陶醉,留戀,但是心中卻不自覺的浮現出了法拉老頭和穆矮冬瓜這兩個老不要臉的家伙,傾城的一舞,真當是鬼哭神嚎,連城墻都能嚇倒。

    于是,便忍不住淚流滿面了,果然比起欣賞這些文雅之物,我還是更喜歡站在安全的地方笑看眾人賣節操嗎?

    在如此熱鬧的氣氛綴下,身邊有兩個人徹底燃了。

    “菲妮菲妮,快來聽聽,這調子實在太迷人了,絕對是大師級的樂手。”歐娜如是陶醉的瞇著雙眼。

    “喵,這邊似乎有一條近道,得記下來喵。”菲妮若有所思的看著一條不起眼的小道。

    “菲妮,快過來。你看看這塊雕刻,太可愛了。”歐娜捧起一根精靈雕刻大師的現場精心之作,喜不自禁。

    “喵。這棟房子似乎是空的喵,沒有人在喵?”菲妮盯著緊閉的窗戶,目光銳利。

    “這有好吃的。”歐娜手上多了一些零食。滿臉幸福。

    “這根管子,似乎可以順著爬上去喵。”菲妮看著一根直通房的水管,躍躍欲試。

    “菲妮,那邊的精靈圍了好多,我們過去看看吧。”歐娜又發現了新鮮事物。

    “從煙囪能進去喵?”菲妮的大腦飛快計算著。

    青春真好,又是和平的一天,看著這一幕,我心中充滿了安詳和富足。

    等等。里面似乎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我能叫衛兵嗎?能讓衛兵將這個職業病發作的偽娘打入大牢嗎?

    回頭看看安靜的走在旁邊的碧絲,我好奇問道“碧絲,你不和她們一起去湊熱鬧嗎?”

    “不去了,我只要這樣看看,就已經很滿足了。”碧絲看看兩邊,抿嘴笑道。

    “再說。人那么多,萬一走丟了,那就慘了。”

    “說的也是。”我恍然的頭。

    菲妮和歐娜也就算了,菲妮自身擁有不菲的實力,歐娜則是頭黑化屬性。準柴刀少女的頭銜,就算不小心走散了,也無須太過擔心她們的安全,到是性格柔弱的碧絲,萬一和大家走散,被壞人盯上,那可就麻煩了。

    才剛剛這樣想著,碧絲就被一個冒冒失失經過的精靈撞了一下,對方回過頭,只來得及說聲對不起,就被擁擠的人群帶走。

    眼看碧絲就要倒下,我連忙擠開周圍的人群,向前邁出一步,伸手將她攬在了懷里。

    好險好險,在這種擁擠的地方,倒下去可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

    “沒事吧。”我看了懷里的碧絲一眼。

    “沒……沒有。”對方通紅著臉,甚至害羞的閉上了眼,不敢直視我的目光。

    咦,這種劇情……

    我心里忽然想到了些奇怪的東西。

    就好比舞臺劇,男性夸張的邁出腳一大步,擺出一個前壓腿的姿勢,將和地面呈三十度角傾倒的少女摟在懷里,對方或是氣若游絲,臉色蒼白,或是活蹦亂跳,羞澀合眼的等待炙熱之吻的落下。

    雖然劇本很俗,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精靈們就愛這種浪漫。

    你看,不到一秒鐘的時間,有著敏銳藝術細胞的長耳朵們,就立刻擺出了圍觀之勢,將我和碧絲圍成了一個小圈,兩眼放光,仿佛內心在大聲吼著“更新,快更新”。

    我和碧絲狼狽而逃。

    “抱……抱歉了。”發生這種事情,無論是不是出于好心,總之,身為男方的自己還是要先道歉才行。

    “不,該道歉的是我才對,長老大人身為精靈族的親王,為了救我……萬一被人認出來,會很不好吧。”碧絲的臉蛋還在發燙冒煙,說話也是低著頭,輕聲輕氣。

    “這個到是沒想過。”我一拍手心。

    “不過放心吧,剛才帶著帽子,我也比較少在精靈之中露臉,應該不會有人察覺到才對。”

    “那……那我就放心了。”碧絲松了一口氣,心下又有些黯然。

    “再說,能夠抱一抱碧絲這樣的大美人,就算被自家的女王妻子罵一罵,也是值得的。”看到碧絲情緒不高的樣子,我又笑著說道。

    “哪……哪里,像我這樣的人……怎么值得……”果然,碧絲立刻又臉紅害羞起來,真是太有趣了。

    “要不,你抓住我的斗篷吧,這樣就不怕走失,也不怕被人撞上了。”我建議道。

    雖說握手會更好,但先不說這樣做合不合適,就碧絲而言,想讓她和我并肩走在一起,難度也很大。

    碧絲想了想,伸出小手,抓住了我的斗篷一角,頭低的更低,垂落的劉海都快要將她的臉蛋給擋住了。

    嗯,這讓我想了那個笨蛋黃段子侍女,患有男性恐懼癥的她,當初上街的時候也是像碧絲這樣,緊緊拉住我的斗篷一角,膽小害怕的不得了,偏偏還要嘴硬,哈。

    我暗地里偷笑著,帶著碧絲,走向人群較稀的地方,漫步逛著。

    “長老大人……”一會兒,身后的碧絲忽然壯著膽子,低聲道。

    “嗯?”

    “長老大人……似乎不大喜歡這樣的氣氛?”

    “看得出來嗎?”我摸了摸臉,暗嘆對方直覺的敏銳。

    “到不能說不喜歡,能看到大家開開心心,面帶笑容,對于我們這些人而言,就是最大的欣慰,只是現在的話,就有……”我搖了搖頭,小聲嘀咕道。

    碧絲困惑的把頭一歪,卻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這些精靈,毫無疑問都是沖著精靈祭而來,這讓我回想起昨晚和阿爾托莉雅的對話。

    邊境的戰況還在激烈進行著,我們卻在這里大擺精靈祭,這有不合適吧。

    看了周圍笑容洋溢的精靈一眼,我暗地里嘆氣。

    雖然向往自由,崇尚浪漫,多才多藝,姿態優雅的精靈,的確讓人覺得是個高貴美麗的種族,但是在這種時候,這種性格未免就有些太散漫了,不能說薄情冷漠,用沒心沒肺,以自我為中心形容更加合適,相比之下,人類在這種時候就要團結多了……昨晚手滑,把四千字弄沒了,丟了全勤,求安慰。

    其實這樣也好,就當是過年放松一下吧,不過小七還是會盡量保證每天更新,除了過年那一兩天外,小七其實很懶的,不逼迫一下自己,很快就會變成什么都不想做的廢柴9,唉唉。!~!

    文學網提供無廣告彈窗小說閱讀..

    </dv>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