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章節目錄 第九百四十一章

章節目錄 第九百四十一章

作者:第七重奏01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第九百四十一章

    “那么,這件事就留到待會再說吧,吳,這次叫你回來的原因,相信你也明白了。”

    沉默片刻,阿卡拉率先笑了起來,看她現在的臉色,情況似乎并沒有那么嚴峻的樣子,只是人手不足這方面比較讓人頭疼,我回來的話,大概也差不多能夠應付了。

    和阿卡拉相處了那么多年之后,我也逐漸的,能夠從她的表情之中判斷出一些事情了。

    “嗯,我知道,水晶碎片的問題是吧,果然還是人手不足嗎?”

    “呵呵,沒錯,就是這樣,卡洛斯,西雅圖克已經出發了,遠在第二世界的莎爾娜也收到了信息,哈洛加斯一些精英小隊也接到了剿滅任務,最后就連卡夏也被派了出去,你看,人手還是不夠,萬不得已只能打斷你們的歷練之旅了。”

    “具體情況怎么樣?”

    “呃,根據哈加絲傳回來的消息,情況還算在控制之內,現在已經有數百起因為水晶碎片引起的災亂,大部分都被我們提前發現和撲滅,不過也不能避免一小部分無法及時發現和趕到,造成平民的傷害。”

    說到這里, 阿卡拉的聲音變得略為低沉。

    “據現在保守估計,平民大概已經出現了數百的傷亡,所幸的是,第二世界冒險者都有了一定的實力,及時無法對抗這些水晶碎片傳送過來的惡魔,但是自保和撤退的能力尚有一分,到現在為止,并未受到因為水晶碎片的時間而導致冒險者傷害的消息。”

    “哦,是這樣嗎?也算是不幸的大幸吧。”嘆了口氣,我把玩著手中的杯子,陷入了沉默之中。

    并非是我們冷漠,對那數百個犧牲的平民生命漠不關心,只是怎么說呢?這樣的事情其實經常都有發生,就算是放在平時,每天死在地獄一族手中的平民也不止數百人了,實在是沒有時間為這些可憐的人唉聲嘆氣,悲天憫人,有時間不如多轉一圈,救多一人更實際。

    “那么,我馬上出發么?”

    “這樣自然是最好,詳細情況,哈加絲那邊更加了解,到了第二世界以后,記得去找找她吧,你要去哪里,做些什么,聽她的建議就行了。”

    阿卡拉慢吞吞的啜了一口“對了,吳,你剛剛說有些事情,我們很好奇,這次歷練你又發現了什么有趣的東西嗎?”

    帶著溫和微笑,阿卡拉這樣含蓄的問道,不過,僅僅是那一個“又”字,對我來說就已經是足夠分量的吐槽了。

    就連法拉老頭也從瞌睡之中驚醒過來,饒有興趣的看著我,在三雙銳利目光的注視下,我訕訕笑著,將這次和高特大猩猩一起闖的禍,說了出來。

    “你還真是……”

    聽完以后,阿卡拉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就連這只老狐貍,對我那萬有引力一般吸引麻煩的體質也毫無辦法,無論再怎么精明,也經不住我出去一闖再闖的惹出禍端呀,阿卡拉是想這樣說是吧。

    在這件事上,我的確要和總是要幫我收拾手尾的阿卡拉和凱恩道歉。

    “那把短劍給我看看。”

    在阿卡拉和凱恩苦笑的時候,法拉老頭卻沒有一身為長老所該有的憂國難愛民的想法,他對另外一件事情十分的感興趣。

    “哦,我也正好讓你們看看,這把劍可是讓我萬分頭疼呀。”

    就算法拉不說,我也要拿出來,好好讓這三個見識廣博的人看看這把被詛咒的短劍,看看能不能想個辦法,就短劍上附帶著的控制人心,引發殺戮的詭異能力給消除掉,這樣我才敢大膽的使用這把迄今為止自己所能用的最強武器。

    “搞基的墨菲斯托之劍?”

    接過這把被藍黑兩色光芒所縈繞著的詭異水晶之劍,法拉老頭只看了一眼,就對上面的名字發起了吐槽。

    “究竟是什么意思?一般來說,這樣的武器,它的名字都有獨特意義才對,比如說叫墨菲斯托之劍就這樣,只是我不明白,前面的搞基兩個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說著,法拉將目光落到對文學歷史更加在行的凱恩身上。

    “別看我,我也不知道,實在記不得這個詞有出現在書上過,或許等回去以后,得好好再翻一下書才行,是我老了嗎?”

    大事在前,凱恩也顧不得和死對頭法拉內杠,苦思了一陣之后,他無奈的搖起了頭。

    “那個……名字真的那么重要嗎?”

    “那當然,對于這類武器,往往能從上面的名字中發現很多信息,比如說上面墨菲斯托的名字。”

    凱恩瞄了我一眼,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個……其實呢……該怎么說好呢?搞基兩個字是我的取的。”

    “咳咳咳咳咳——!!”

    凱恩和法拉兩個頓時劇烈咳嗽起來。

    原本是搞惡墨菲斯托用意,我并不打算說出來,不過如果要凱恩和法拉老頭為我一個心血來潮取的名字,而花費大量時間去翻閱,那我就更過意不去了。

    “你是說,這個名字是你取的?”凱恩瞪大眼睛。

    “那你告訴我,搞基是什么意思?”

    法拉老頭也一臉怒意,虧兩個人還在那冥思苦想了半天,在腦子里將記得的所有文學史書和魔法知識都翻了個遍,沒想到竟然會是這種結果,想不生怨氣都難啊。

    “你們兩個真的是,這樣不才是吳的作風嗎?”

    阿卡拉在一旁笑瞇瞇的勸慰起來。

    “那到也是。”

    “的確是這小子的風格沒錯。”

    不知道為什么,剛才還是一臉怨氣的凱恩和法拉,竟然突然因為阿卡拉一句話,理解起來了,做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微妙的讓我不爽呢,難道說在不知不覺之間,三個人聯手吐槽了我一回?

    “總之,根據吳所述,這把劍應該是墨菲斯托封印他的某個對頭的祭品無疑了,稍后我也會去找高特問一問,看能不能得到其他有用的線索。”

    阿卡拉看了我一眼,笑著頭回應了她的目光,并非是不信任我的話,只是問另外一個人,從另外一個角度觀察整件事情,說不定會有新的發現,就是這樣。

    “這件事情,應該沒什么關系了吧。”

    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其實這才是我最關心的問題,畢竟禍是我和高特闖出來的,也不能指望高特那頭只會在河邊裸奔的猩猩能夠負擔起什么,如果出現了什么問題的話,還是一樣得由我去解決。

    不幸啊,明知道以自己吸引麻煩的體質,就算原本沒什么,估計老天也會特地弄出什么樂子招呼我一下,當初聽了高特慫恿的我,真是比對方還像個傻瓜。

    “這可說不定。”

    凱恩看著我,目光嚴峻,不似夸張。

    “雖然說放出來的只是一個投影,而且已經被你重新封印起來,但是無法肯定,這一次解封究竟會不會給對方身為地獄里面的真正實體帶來什么影響,最壞的情況,并不排除這一次的動靜,就像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樣,讓對方的實體得到突破封印的契機,那樣的話……”

    那樣的話,從此以后,三大魔神就得改為四大魔神了,凱恩沒有說出來,不過意思大家都清楚。

    “呵呵~~~,大家也不必太過悲觀,就算真的如此,你看,它不是被墨菲斯托封印起來嗎?說不定就算真的解封

    了,也會立刻去找墨菲斯托的麻煩,狗咬狗豈不是更好。”

    阿卡拉發出樂觀的判斷,不過大家卻只能勉強附和著一笑。

    雖說這種可能性也有,不過能做到魔神這個份上,肯定不是傻瓜,即使被墨菲斯托封印過,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但是面對結成兄弟的三魔神,對方也會審時度勢,暫時將仇恨放下,這才是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

    “總之我們不必想的太遠,而且這種事情發生的概率,還不足百分之一吧,為這種無法確定的事情擔憂只會自亂陣腳而已,更加艱難的時期我們不都是經歷過嗎?所以沒關系的。”

    “沒錯,千年前那次大危難我們都堅持過來了,沒有理由會再害怕。”

    受到阿卡拉的鼓舞,凱恩也隨之露出堅定而自信的目光。

    千年前,在暗黑大陸形式一片大好的情況下,三魔神破開封印而出,帶著熊熊怒火,將封印他們的塔拉夏撕幾段,并且對整個暗黑大陸發動了大屠殺,經過人類和天使的一番苦戰之后才將他們趕回老巢。

    自那以后,整個暗黑大陸幾乎在一夜之間回到了解放前,數以億計的生命遭到毒手,許多歷史文明和知識失傳……這些都是史書所記錄下來的,血腥**的暗黑大陸黑歷史,起戰斗之慘烈,犧牲之巨大,簡直就堪比萬年前地獄族的第一次入侵。

    如今,千年以后,人類逐漸恢復了元氣,特別是到了阿卡拉這一代,在她的智慧領導下,現在冒險者聯盟的實力幾乎回復到了千年前三分之一的水準,在許多技巧經驗魔法知識——甚至是數個職業失傳的情況下,還能做到這種程度,阿卡拉的功績已經足以載入史書,編成詩歌供后人永為流傳。

    經歷過了這樣的災難,無論再發生什么,聯盟都無所畏懼,阿卡拉和凱恩所要表達的意思就是這個,一時之間,四人仿佛都回到了那場浩蕩慘烈的戰爭之中,似乎看到了一個個舍生忘死的戰士唱著戰歌,怒吼號角的浴血奮戰,臉色涌起潮紅,心中充滿了勇氣和信念,哪怕是最冷靜的阿卡拉也是如此。

    用后來冷靜下來,恢復到宅模式的我的話形容當時呀,我們四個,為了那不足百分之一概率發生的事情,而瞎激動了好一會。

    “這把劍有控制人心的力量,你們感受到了嗎?”

    于是,瞎激動了一會兒之后,我們冷靜下來,繼續討論道。

    “嗯,的確,有著一股難以察覺的惡魔詛咒之力。”

    法拉老頭握在手里感受了一會兒,肯定了我的話。

    “對于強大冒險者來說,還造不成什么影響,但要是讓普通人碰觸到,恐怕會立刻變成殺人魔王。”

    水晶劍從法拉手上,傳遞到凱恩手中,再傳到阿卡拉手中,她們感受了一下上面的力量,都了頭。

    “看著屬性,這把劍明顯是被惡魔下了詛咒。”

    凱恩看著武器屬性,到最后幾條負面屬性的時候,突然說道。

    “一些稀有武器,強大之余的確會附帶一些負面的屬性,不過不會那么多,也不會那么強,像這種,減少30%總體防御,減少20所有屬性,減少5視野范圍,已經大大超越了可能的范疇,只可能出現在被詛咒的東西上面。”

    “能夠凈化這些詛咒嗎?”

    想起高特說過的話,我不由精神一振。

    “呵呵,那是當然,上面的詛咒之力并不是太強,只要讓牧師用神圣之力好好凈化一下,我想應該是沒有大礙了。”凱恩笑著頭。

    “那事不宜遲,待會就拜托阿露卡琪她們幫忙凈化一下吧。”

    我心下大喜,沒想到竟然被高特猩猩的說對了,作為圣騎士職業來說,他還是有料的嘛,如果能夠再聰明一,并且將河邊裸奔的惡習改掉,和動物部隊徹底劃清界限,也不失是一個有為青年。

    “嗯,不急,凈化的話花上一晚時間就夠了,我看就這樣吧,吳,你的出發時間就定在明天,拿上這把稱手武器再走也不遲。”

    “真的可以嗎?那邊的情況不是已經很緊急了嗎?”

    能夠呆上一晚再走,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但是如果因為這種小事而導致那邊更大的損失,就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了。

    “沒關系沒關系,為了應付緊急情況,我也稍稍做了提前準備,所以再晚上一天也沒差。”

    似乎早就看出了我的家里蹲屬性,阿卡拉善解人意的笑著說道。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一旁的凱恩突然出聲,然后指著那把水晶劍,準確來說,是將拿著水晶劍上下打量的法拉一起給指上了。

    “我覺得有必要將劍柄上面的鑲嵌口封上。”

    “那到也是……”

    這種鑲嵌口不比普通凹槽,雖然將寶石鑲嵌上以后,除非是能量用光自動脫落,不然很難再將已經牢牢固定在上面的寶石取出,不過只是很難,并不是不可能。

    “不過也沒多大關系吧,再怎么說,雖然我很心疼這顆完美寶石,也不會做出將它從上面摳下來的行為。”

    “我到不是在說吳你,只是為了防極個別不知廉恥的人罷了。”

    這樣說著,凱恩的目光準確無誤的,準確無誤的落到了法拉老頭身上,意思不言而喻。

    聞言也跟著看了過去的我,跟著無語望天——法拉這老匹夫,正對著劍柄上面的完美寶石大流口水呢,估計如果不是我們在一旁,他真的有可能會偷偷將寶石摳下來。

    “呃,你們看著我干什么?”

    發現自己被數道銳利的目光聚焦著的法拉老頭,清醒過來,一臉困惑問道。

    “……”

    看來,這家伙剛剛是看寶石看入神了,連我和凱恩在說什么都沒聽見。

    “我們是說,要將劍柄封上,以防被某些可疑分子將上面的寶石摳掉。”

    凱恩重新給法拉說明了一遍,帶著滿臉的鄙視。

    “不會,我怎么可能會這樣做呢?”法拉神色一正,目不斜視的辯駁道。

    說這種話之前,還是先將你嘴角的口水擦掉吧,在說凱恩也沒說是你,這么急著辯駁豈不是不打自招。

    “吝嗇鬼,我可是鄭重警告你,如果將寶石取下來,你知道會有什么后果嗎?”

    “封印在里面的魔神會跑出來。”法拉老頭很專業做出了的解答。

    “很好,你明白就好。”

    凱恩一邊著頭,一邊死死的瞪著對方,似乎在說,明白的話,應該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了吧。

    “放心吧,就算出來,這種家伙,只要不是在巖漿之海,我有信心能夠不費吹灰之力解決掉它。”

    法拉貌似正義使者一般,發出鏗鏘有力的言辭。

    “

    “……”

    也就是說,你已經不打算否認想要將上面的寶石取下來了嗎?

    大家同時無疑,心里更加確定不能將這把劍交給法拉保管。

    “封口的事情還是我來做吧。”

    乘著法拉不注意,凱恩一把從他手中奪過水晶劍。

    “煉金術,我還是涉獵過一,完成這種小事應該沒什么問題。”

    “你干什么?

    文學網提供無廣告彈窗小說閱讀..

    </dv>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