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章節目錄 第八百章 血熊能量炮,輸了?!

章節目錄 第八百章 血熊能量炮,輸了?!

作者:第七重奏01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第八百章 血熊能量炮,輸了?!

    耳邊不斷傳來高空的風嘯,一朵朵霧狀白馬不停蹄的擦身而過,留下一道道殘跡,俯視下面,依然是黃色一片的慘淡世界。

    這龍卷風也不知道已經持續了多久,按照我這個數學帝的大腦計算的話,應該是介乎于幾分鐘到幾個小時這段經過精密計算之后得到的精密時間段以內。

    保持著血熊狀態,龍卷風的威力到是再也對自己造成不了什么傷害,現在唯一的問題,只是自己究竟會被這股可惡的風暴刮到哪里去。

    雖然也曾經過被吹到什么世外仙境,在刻著xx絕世劍法的洞穴里面入手xx秘籍一本,xx仙丹一枚,xx神獸一頭,最好洞穴深處還有個冰棺,里面躺著白衣仙子一……只?

    不過,面對現實吧,吳凡同學,就算前面有這些機遇等著,但經過悲劇光環一刷,也會立刻變得不同起來。

    xx絕世劍法說不定就是傳說中的辟邪劍譜,xx秘籍練了之后可能會變兄貴,xx仙丹說不定是過期的,吃下去會變成覺得身上的衣服是累贅而追求原始之美的怪人。

    至于xx神獸,不排除是法嗶魷或菊嗶蠶之類的極品,而冰棺里的白衣仙子,我嘞,誰規定如花不能穿白色衣服睡冰棺來著?

    這樣在腦海里模擬了一遍,我立刻冷寒嗖嗖,突然覺得前方貌似有眾多神獸或等同神獸一樣的存在在朝自己拋媚眼,嚇的是魂飛魄散,立刻展開血熊的火焰之翼,撲通撲通的試圖逃離龍卷風的控制。

    可惜,血熊畢竟不是飛行生物,那雙火焰之翼能夠支持龐大的軀體飛起來就已經很了不起了,要想從龍卷風之中逃脫,先不說其他,至少這副身體得減肥個好幾噸再說。

    巫師的瞬移……算了,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之中,就連高級巫師也不容易定位,要是一個不小心瞬移到龍卷風底部,那又得重新坐一回霄飛車了。

    所以,當人束手無策的時候,就得苦中作樂才行。

    于是我和項鏈里的小幽靈聊了起來,她似乎在里面吃著什么東西,故意吃的吧嗒吧嗒響,似乎是想深刻的讓我意識到地主階級的樂趣都是從處于水深火熱的傭人身上獲得的。

    有對比,才有優越感,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那個……小幽靈,你不覺得現在的樣子挺眼熟嗎?”

    為了不讓自己被比下去,我得盡量將現在的處境美化一些。

    “嗯嗚~~?”

    嘴里似乎塞滿了什么東西,小幽靈含糊的應了一聲。

    “你看看這下面的龍卷風,像不像跟斗?”我指了指下面,再指了指盤腿而坐的自己。

    “恩,孫悟空,還記得吧,哼哼。”

    “我只看到一頭熊在人模人樣的坐著而已。”

    小幽靈咽下口中的食物,拍了拍掌心,吐槽功力似乎也隨著她吃飽的肚子而水漲船高。

    “別這樣說,熊和猴子畢竟也是一家親。”頓了頓,我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

    “你看,它們身上不都長毛嗎?”

    小幽靈“……”

    “是我的錯覺嗎?比起飛,我覺得用拋這個字更適合小凡你。”

    沉默了片刻,小幽靈突然出聲。

    “是你的錯覺罷了。”我訕笑幾聲。

    其實我現在的處境是——被那八道不斷移動但卻維持著一個微妙的平衡距離的龍卷風,包圍在中心,被彈來彈去。

    所以說,看似平穩的坐在龍卷風之上,其實只是錯覺而已,打個比方,我現在就像是八個一邊跑步一邊練習排球的巨漢手中不斷拍來拍去的那個可憐排球。

    總有一種被命運調戲了的感覺。

    可惡,早知道當初就和西雅圖克學一學他那招超級龍卷風了,也不至于落得現在這個凄慘處境。

    和小幽靈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很快,我感受到了風力在下降,證據就是自己打轉的速度慢了,所處的高度也下降了不少。

    終于,第一道龍卷風消失,第二道也跟著消失,然后在第次被彈飛的時候,方向剛好是那兩道消失的龍卷風所造成的缺口,于是,我這個排球似乎像是終于被玩膩了而拋到一邊一樣,向著一個地方急速墜落。

    撲通……撲通……

    笨拙的扇動著翅膀,好不容易將這股下降勢頭穩住,懸浮在千米的高空,我開始四處環顧周圍的環境。

    “咦——?”

    怎么回事這是?

    我好像身處在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

    簡單來說,離我不遠處,還是暴風狂嘯,飛沙走石,一副世界終焉的樣子。

    但是,似乎存在某一條界線,將這股飛沙狂風阻隔開來,而此時我正身處在這條界線里面,充分享受著站在窗前看著屋外那些在狂風暴雨之中狼狽逃竄的路人時所產生的安全感。

    似乎剛剛自己得以從龍卷風里面脫困,也是多虧了這條奇妙的分界線。

    目光在四周巡視了一眼,這條界線呈一個封閉的圓形,對于我來說就像在地獄之中圈出了一塊仙境般,對于做出這條界線的主人,心中所涌出的感激如長江之水滔滔不絕。

    究竟是誰在這片沙漠地獄之中,制造出眼前這片唯一樂土,真是好人呀,回去魯高因以后請務必讓我用那里的特產海鮮面包和麗莎阿姨特制的果醬招呼您。

    心里一邊滿懷感激的想著,我控制著翅膀,開始徐徐降落。

    當然,有那么一瞬間,不是沒想到這里有可能是赫拉迪克一族的領地,不過在觀察了四周以后,我立刻排除了這個可能——這條奇妙界線所劃出的圓,充其量只有幾公里的直徑,除非赫拉迪克人住的是沙蟻穴,否則我實在想不出這片巴掌大的地方改如何才能容納得下一個族落。

    當高度下降到一千米左右的時候,我已經能清晰的看到下面的情景——在自己腳底下畫著一個巨大古怪的魔法陣,上面流淌著魔法氣息,散發出一股讓我十分不爽的感覺,和死在傳記手上以萬為單位的地獄怪物有些相似。

    難道說自己的恩人竟然會是……

    心里一緊,我再次下降一段高度,終于看清楚了在巨大的魔法陣上,宛如芝麻一樣大小的十多個不斷挪動的小紅,究竟是什么玩意了。

    一……二……三……十二個沉淪魔法師?!!

    沒錯,是十二個全身血紅,黑氣繚繞,散發著讓我隱隱心悸的沉淪魔法師。

    難道說,自己在無意之間竟然被沙漠暴風直接帶到了這場怪物暴動的幕后舞臺中心?

    看著底下不斷忙碌著沉淪魔巫師,我心中越發肯定,不由激動起來——得來全不費功夫呀。

    這時候,底下十二個芝麻大小的沉淪魔巫師,突然停下動作,齊齊抬頭,十二道帶著邪惡氣息的銳利目光,筆直穿過千米距離,鎖定在我身上。

    沒辦法,血熊散發出來的毀滅氣息實在太顯眼了,加之我剛剛一時驚訝,沒有多加掩飾,以這些沉淪魔巫師散發出的強大氣息,要是它們感覺不到在它們都上的我,那才有古怪呢。

    這些沉淪魔巫師愣了一下,似乎想不通為什么頭上會突然冒出一只散發出極其純正純粹的毀滅氣息的怪物,難道是毀滅之神座下的哪位大人的投影?

    呆滯片刻之后,紛紛想到這一的沉淪魔巫師,頓時驚慌失措起來。

    要說為什么,四大魔王和三大魔神之間本來就不和,而且在貝利爾的率領下,還曾經有過一次推翻三魔神統治的壯舉,雖然在迪亞波羅的努力下,三魔神逃脫困境,重新將自己的恐怖統治籠罩地獄每一個角落,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忌憚貝利爾的智慧,三魔神并沒有立刻對將自己弄的狼狽不堪的四魔王實施復仇,四魔王也心

    照不宣的當什么都沒發生過。

    現在地獄勢力中,表面上四魔王依然服從三魔神,不過這些沉淪魔法師知道,自己的主人安達利爾絕對不愿意讓三魔神知道這次計劃。

    驚慌了片刻之后,十二個沉淪魔巫師仿佛做出了什么決定,重新抬起頭,嘰嘰喳喳的朝上空那只貌似和大菠蘿有著親戚血統的怪物尖叫起來。

    “……”

    這些家伙,在說什么火星語?

    看著下面十二個沉淪魔巫師揮舞著鬼頭杖,手舞足蹈的唧唧歪歪著,似乎想和自己深入溝通的樣子,我頓時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十二個沉淪魔巫師,散發著如此龐大而純粹的地獄氣息,我敢保證它們絕對不是什么山寨貨色,而是來自地獄原產正宗的沉淪魔巫師的本體。

    不,不僅僅是這樣,它們甚至不是普通的沉淪魔巫師,而是精英級別,因為哪怕是地獄產的正宗沉淪魔巫師,也不過相當于心境境界等級。

    而腳下這十二只沉淪魔巫師,卻是散發出了不擇不扣的偽領域級強大氣息——至少也是偽領域中級境界。

    如果是一挑一,我有絕對的自信能贏,一挑二也不在話下,一挑三的話,如果對方配合意識過關,那就有懸了,至于一挑四,一挑五,這種送死工作還是交給西雅圖克去做吧。

    現在,卻有足足十二只這樣的沉淪魔巫師站在我面前,就連血熊狀態高漲的戰斗**,此時也沸騰不起來——這可不是熱血少年漫畫,可以隨隨便便去單挑比自己強上好幾倍的敵人。

    正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底下的沉淪魔巫師似乎也不耐煩了,原本還一副有事好商量的口吻,變得越發尖銳,突然之間,它們齊齊閉口。

    而就是這時,一股很久沒有感受到過的巨大危機感,突然籠罩上心頭。

    不好!!它們要來硬的了。

    心中剛剛閃過這個念頭,身體幾乎是順著求生本能的輕輕一偏離。

    “轟——!!”

    強烈的空氣振動從剛剛自己所站位置擦過,一道純黑色的火焰能量柱以差之毫厘的距離經過,擦過之處,血熊一身猩紅色的熊毛被烤焦了好大一塊,火辣辣的感覺從上面傳了過來。

    沒等自己從震驚之中反應過來,十一道和之前一模一樣的純黑色火焰能量柱從下面筆直沖過來,閃無可閃,在那剎那間,胸口仿佛被一頭巨龍迎面撞上般,五臟六腑錯位的疼痛瞬間襲來,喉嚨一甜,火燙的鮮血從不可抑制的張開的大嘴里噴出,瞬間又被蔓延開來的邪惡炙熱的火焰所蒸發,似乎全身每一處毛發都浸泡在地獄最深處的黑色熔漿里面,讓幾乎免疫火焰傷害的血熊之軀,也感受到了被蒸熟一樣的火辣和灼疼。

    隨著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響,在瞬間擴漲開來的黑色火焰球體之中,一道血紅色的身影被彈了出去,以火箭一般的速度穿破層,直上升到近萬米的高空才停止下來。

    “呼……呼……不賴嘛,這些家伙……”

    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看著身上的焦黑一片,我不禁有些恍惚,有多久了,自己未曾吃過這樣的大虧。

    雖然知道以自己的實力,絕對不是下面十二只沉淪魔巫師合力的對手,但是像這樣不明不白的大虧,除了貝利爾以外,那些曾經的勁敵,加莫羅,卡洛斯,或是衣卒爾,都沒有讓我吃過。

    不行,可不能就這樣算了,別以為咱是老好人就可以隨便欺負。

    原本我已經決定暫時撤退,回去搬來救兵來說,以我,莎爾娜姐姐,卡洛斯和西雅圖克四人之力,對付這十二個沉淪魔巫師應該不成問題,可是現在,我卻不那么想了。

    雖然無法干掉這些讓自己吃了大虧的家伙,但至少也得找回一場子才行。

    至于辦法,我已經想好了,就是它們在搗鼓著的那個巨大魔法陣,雖然不知道是要干什么,不過一看就知道沒好事,如果自己能將腳下那個魔法陣毀掉的話,一來出口氣,二來也能破壞一下它們的計劃,至少爭取到一搬來救兵,重新殺回來的時間。

    問題是如何該怎么毀?下面那些該死的沉淪魔巫師可不會眼睜睜看著辛苦弄好的魔法陣被自己毀于一旦。

    萬米高空中,我保持著盤腿姿勢漂浮著,一邊捏著下巴思考,如果是一個人還好,一頭熊做出這種動作的話,多少有些滑稽,所幸這里沒有人看到……不,也不能說沒有人,比如說某只幽靈。

    下面的沉淪魔巫師沒了動靜,在被十一道火焰能量炮擊飛那一瞬間,常年積累的戰斗經驗讓我立刻做出了正確判斷——幾乎在一眨眼的時間里面將氣息收斂起來。

    不這樣做的話,我可不敢保證,在這個萬米的高空距離,那些已經達到偽領域境界的沉淪魔巫師會不會依然能鎖定自己的氣息,再來個十二炮齊轟,我這把老骨頭可經受不起了。

    不管怎么說,先將能用上的招式試試吧。

    想到這里,我不在猶豫,熊頭高高一揚,血盆大口張大一百二十度,露出滿口銳利的牙齒。

    巨大的能量波動開始在張大嘴巴里凝聚,逐漸形成一個足球大的血紅色的能量球,絲絲

    黑色閃電不斷縈繞在血紅能量球上,那股經過不斷壓縮再壓縮的恐怖能量,讓周圍的空氣產生了劇烈波動。

    以能量球為中心的數百米范圍內,始形成一個巨大氣旋,將一大片天空上的所有物質,包括朵都吸入里面,接近能量球的空間更是扭曲起來,似乎想要在這片天空上撕下一塊肉般。

    哪怕是在地面望去,這片突然形成,面積巨大的氣旋也顯得異常顯眼,對于這一我毫無辦法,血熊能量炮的動靜不大,那就不叫血熊能量炮了。

    我估計著下面的沉淪魔巫師也應該發現了這一異常,雖然以現在的能力,只要給足夠的時間,我還可以繼續將血熊能量炮壓縮到200%的威力,不過那些沉淪魔巫師可不會傻傻的在下面等著。

    就在一股危機感驟然籠罩在心頭的瞬間,我猛地一個深呼吸,隨著這個下意識的舉動,以能量球為中心產生了一股向外蕩開的巨大沖擊波,遠遠看去,在高空之上,震蕩波中心,一道血紅色雷光柱帶著無可匹敵的氣勢,在眨眼的時間內穿過了萬米距離,筆直向地面砸落下去。

    但是,這條宛如天罰一般恐怖的血紅能量柱,在中途卻遭到了阻擊,由十二道黑色火焰凝成一團的麻花形狀的粗大黑炎能量柱,和筆直落下的血紅能量柱迎面相撞。

    剎那間,或許是第二世界有史以來最為華麗和恐怖的能量爆炸出現了,半空之中仿佛有一顆核彈爆裂開來般,代表邪惡的黑炎和代表毀滅的血炎交織在一起,組成一朵黑紅色的滅世玫瑰,肉眼能見的火焰能量波以爆炸為中心蕩漾出去,將所經過的一切沙丘統統融化為晶體,這道能量波足足掃蕩了方圓十里半徑的空間才逐漸消散,威力已經似乎絲毫不遜色于核彈爆炸,甚至猶有過之。

    火焰和塵埃瞬間掩蓋了這場比試的結果,不過,在下一刻,內心的警惕心大勝,一道依舊粗大的黑色能量柱穿透爆炸,筆直向自己襲來。

    我靠了!!

    一個閃身,有驚無險的閃開了這條筆直沖向天際的黑色能量柱,我愣愣的看著被黑色能量柱所貫穿的慘敗天空,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輸了,血熊能量炮竟然輸了!!

    其實這是可以預料的結果,畢竟這條黑炎能量柱是十二個領域級沉淪魔巫師所發出,純粹以能量而言,足足是自己的能量炮的好幾倍以上,就算是200%的血熊能量柱也未必能夠占據上風。

    不過,從未遭遇過敵手的血熊能量炮,竟然在正面交鋒中被擊破,這種事實還是一時讓我無法接受。

    文學網提供無廣告彈窗小說閱讀..

    </dv>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