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九章 群毆

章節目錄 第六百七十九章 群毆

作者:第七重奏01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第六百七十九章 群毆

    “啊噠噠噠噠————”

    在畢須博須驚恐萬分,一時呆愣著不知怎么處理的瞬間,我已經沖到了它的護衛隊外圍。

    吳氏絕招第一式——放狗咬人。

    一聲召喚之下,小三,小四,小五紛紛從光芒之中現身,展現出它們的獠牙,朝敵人的中心地帶撲了過去。

    在我的授意下,它們很巧妙的避過了幾個精英級的沉淪魔和沉淪魔巫師,還有頭目級的,隨從級的,專挑那些普通的沉淪魔巫師攻擊。

    只要除掉大部分最容易除掉的通沉淪魔巫師,整個護衛隊對里肯它們的威脅,也就大大減小,剩余的精英,頭目和隨從,包括小bss畢須博須,雖然也是個大麻煩,但已經不至于不敢挑戰。

    當然,如果能直接干掉畢須博須,那更是皆大歡喜了,不過,這只有我在變身血熊,月狼,或者施展二重擊技巧,如二重焰拳的情況下,才能在短時間之內實現,雖然對畢須博須惱怒無比,但我還沒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在里肯他們面前,我不想表現的太過。

    這種心態,也從一開始單純的隱瞞自己聯盟長老的身份,而逐漸變成另外一個目的,雖然自己聯盟長老的身份有驚世駭俗,但是也沒有必須保密到一定不能讓其他人知道的程度,至少在第一世界,許多冒險者就知道我的身份。

    另外那個目的,隱藏自己實力的目的,現在對我而言,僅僅是想維持我現在和里肯他們的關系罷了,冒險者之間以強者為尊的心態,從未改變,我擔心暴露太多實力的話,大家現在的友好關系會發生一微妙的轉變,我可不想里肯他們在面對我的時候,會有身份或者實力之類的什么一層間隙在里面。

    畢竟,像拉爾和野蠻人兩兄弟那種粗神經,從不會在乎自己變得如何,一直還把我當成七年前那個從鮮血荒野撿回來的野小子、野生德魯伊對待的家伙,聯盟可沒有多少個。

    就比如說前些時日,和維拉絲她們一起在庫拉斯特海港練級的時候,偶爾遇到拉魯夫小隊,他們的友好態度中,稍稍帶上的恭敬,讓我心里很是難過,我們還可曾經一起殺過女伯爵,共同抵抗過怪物襲村事件呀。

    拉魯夫的妻子,女德魯伊伊哈娜,在那時候一直將我當成弟弟一般關照,如今卻在我名字后面加多了“大人”兩個字。

    一直對著自己冷著臉,卻是面冷心熱的酷酷的刺客馬頓,竟然生硬的朝自己笑了一下,這讓我有些難過,這勉強做出來的一笑,代表著一道深深的鴻溝。

    那種戰友和親人一般的關系,已經發生了變化。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之后,我連忙打起精神,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雖然無法改變過去,但是至少讓我多享受一會和漢巴格小隊、肯德基小隊之間的友情,哪怕這種友情,是以隱瞞實力為前提,嚴格來說可以算是帶著虛偽的面具騙來的。

    我不是什么圣人,由始至終,都還是那個經常催眠自己,得過且過,自欺欺人的宅男罷了。

    煩惱退散,專心下來應付眼前的局勢吧。

    看我的吳氏絕招第二式——放火殺人!

    多重火風暴!

    取消狼人變身的瞬間,多重火風暴行成一個帶著滾滾熱浪的巨大火球,被我拖在掌心,朝沉淪魔巫師方向吃足了奶勁的扔了過去。

    看,我果然是個仁慈的人,這些沉淪魔巫師朝我扔了上千枚火彈,我現在只還給他們一枚,夠意思吧。

    當然,如果小幽靈在一旁,肯定會立刻毫不猶豫的吐槽這只是我的摳門之魂在發作而已。

    火球的落,正好是普通沉淪魔的中心。

    畢須博須這家伙火焰免疫,我可不會傻到往他身上扔過去。

    當然,這個火焰免疫,也是有一界限的,強如玩火的祖宗,毀滅魔神迪亞波羅,我想只要出現比他還要強大的火焰(雖然不大可能存在),他也必定會受到火焰傷害。

    任何屬性,如火焰免疫,冰凍免疫等等,都只能相對而論,而不具備絕對性,關鍵是你的力量,能不能突破這道堅固的防御而已。

    嗯,因此,其實我現在是很想試試用二重焰拳,一拳往畢須博須那張可惡的老臉揍去,看看它的火焰免疫屬性究竟能夠抵御多少二重焰拳的火焰傷害,還是說能完全吸收掉那么牛?

    我想,如果將這個問題拿回去給三無公主研究,她會表現出相當的興趣才對,畢竟是連“論草原的生態平衡和沉淪魔之間的關系”這種莫名其妙的問題,也能去興致勃勃的外出勘察,結果被羅格士兵關了一次小黑屋的研究狂人呀。

    “轟——”

    巨大火球落下的瞬間,十多個沉淪魔巫師如同從水里蹦出來的鮮蝦一般,在爆炸中七零八落的飛上了半空,有完整的,有烤焦的,也有研究分辨不清究竟是哪個部位的一截肢體,一個個惡心的器官……

    火球的爆炸,將方圓十多米變成了一片真空地帶,足足有十只左右的沉淪魔巫師在爆炸中喪生,回過頭,三只鬼狼也不賴,在講其他經營逗的團團轉的同時,也有不少普通的沉淪魔巫師倒在了它們爪下。

    很好,乘著這股勢頭,一鼓作氣將所有普通的沉淪魔巫師干掉吧,不然時間拖延太久的話,里肯他們轉完一百八十度以后,還得繼續轉下去,無奈的看著自己離畢須博須越來越遠,這些家伙說不定會哭的。

    多重火風暴還在冷卻中,再來個什么呢?火山爆吧,也不用特地去施展改良什么的,反正沉淪魔巫師那么密集,逮住誰算誰倒霉。

    手中的魔法紅光一閃而逝,下一刻,沉淪魔巫師們驚恐的發型自己腳下的地面,開始震顫起來,突然,第一道火紅色的熔漿從地里噴出,將一只根本來不及反應,被熔漿覆蓋前的一剎那,雙眼還帶著迷茫的沉淪魔巫師,瞬間就燃為了灰燼,慘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

    就算是畢須博須的真身來了,也休想再將它復活。

    第一道,僅僅是噩夢的開端,很快,第二道,第三道接連噴出,龜裂開的土地上流動著的火紅色熔漿,也能造出巨大的傷害,最凄涼的莫過于像第一只沉淪魔巫師那樣,被噴發出來的熔漿柱直接烤成灰燼,連一塊完整的,可供復活的的肉塊都沒剩下。

    不過,讓我比較郁郁的是,除開大概有三分之一沒有命中之外,其中另外三分之一都往畢須博須身上噴去了,也不知道究竟該說它人品好還是人品差,總之以現在火山爆的火焰傷害,還無法對這個火焰免疫的小bss造成傷害。

    另外三分之一,就帶走了七八個沉淪魔巫師的生命,其中兩個倒霉的直接被烤成灰了,另外,有五個沉淪魔巫師不小心踩在了從火山爆里涌出來的,在地上滾滾流動著的熔漿上,被燙的腳底直起水泡,正倒在地上打滾嚎叫,暫時失去了攻擊能力。

    這樣的結果……還算能接受吧。

    看到這一幕,我勉強肯定了這一記十級火山爆,發揮出了它該有的傷害,特別是,它成功的吸引了畢須博須的仇恨。

    眼看畢須博須抓狂似的,再也顧不得復活那些沉淪魔巫師,手中的鬼頭杖一揮,朝我扔過來一個火彈的同時,另外一只手也抽出了掛在腰間的小片刀,丫丫尖叫著舉刀朝我瘋狂的撲了上來。

    很好,要是畢須博須一直龜縮在它的護衛隊里面復活沉淪

    魔巫師,時不時騷擾性的扔一個火彈,我還真有些頭疼,雖然自己不怕畢須博須的火彈,但是另外三只鬼狼,還是會受傷的。

    幸好這家伙笨,也難怪準頭會那么差了,估計整個第二世界,要給最笨的小bss排名的話,它也是高居老二的位置,至于老大……還用說么,我們的尸體發火童鞋呀。

    畢須博須的注意力被我吸引過來之后,原本還顧忌著畢須博須的火彈偷襲的三只鬼狼,手腳完全放開了,一只只沉淪魔巫師在它們的尖牙利爪下,血花四濺,發出連綿慘叫,少了畢須博須在一旁復活,護衛隊的數量少得飛快。

    “吼——!!”

    另外一邊,和里肯它們在一起的小二突然發出一聲吼叫,將幾個沉淪魔撞飛出去,強而有力的后退用力一蹬,跳出包圍圈,回頭看了里肯一眼之后,便頭也不回的朝畢須博須的方向奔了過去。

    這種明顯的意思,怕是傻子也能夠理解吧。

    瞬間,時不時留意著畢須博須那邊的兩只隊伍,爆發出來了強大氣勢,以一波強而有力的攻擊,強行逼退了糾纏自己的沉淪魔之后,便立刻返身,跟在小二后面朝畢須博須的方向沖了上去。

    每個人都在怒吼著,成敗就此一刻,積累了半天的怒氣值,現在,統統都要傾斜在畢須博須的身上。

    十二個尖冒險者所爆發出滔天的氣勢,形成一股猶如實質般的百米巨浪,洶涌而來,那股壓力就算是我,也不禁微微覺得背后發麻,十二個強大冒險者,瞬間全力爆發出來的攻擊傷害究竟有多大?我還真從來沒有認真的觀察過,現在總算有了機會。

    瞬間被這股強大氣勢驚醒過來的畢須博須,臉上糾結著驚恐和憤怒,一邊尖叫著讓它的大軍趕過來護衛,一邊連忙后退,試圖躲到它的護衛隊里面以獲得片刻喘息。

    只要很少的時間,只需要很少的時間,它就能將外出狩獵的隊伍召喚回來,那時候,這些該死的冒險者就要完蛋了。

    畢須博須用一種滑稽狼狽的姿勢,轉身就跑,還不忘記回頭朝我們露出一個聲扭曲的猙獰笑容,等頭轉回去,它的腳步立刻陷入呆滯之中。

    不知在什么時候,它那百多個忠誠的護衛隊,已經死了絕大部分,只剩下十幾個精英,頭目和隨從依然在和鬼狼玩著捉迷藏,雖然剩下來的都是護衛隊的精英,但是卻已經不足以將它保護在里面,讓它產生安全感了。

    復活,快復活!

    看著滿地的沉淪魔巫師尸體,它手中的鬼頭杖顫顫發抖的舉了起來。

    但是,已經不可能給它機會了。

    冰凍之箭!!

    一道比潔白筆直的光線,從亞馬遜手中射出,精確無比的落在了畢須博須身上,將它整個凍結。

    當然,作為小bss,它的抗性非同一般,就算是作為亞馬遜終極技能的冰凍之箭,也并不能讓它凍結太長的時間。

    不過,卻已經夠了。

    等,大家緊握著手中的武器,準備好著最強大的技能,都在等,等圣騎士巴爾的信念光環,籠罩。

    在巴爾的信念光環,離即將解凍的畢須博須,還有不足三米遠的時候,沖在前面的兩個亞馬遜行動了。

    亞馬遜二階技能——多重箭,本來是扇形發射的多重箭,在施法者的控制下,排成了一條直線,因此這個二階群體技能,在將所有攻擊擊中到一個之后,也有不俗的單體攻擊力。

    可惜畢須博須免疫火焰傷害,不然的話,亞馬遜絕對會選擇五階技能——犧牲之箭,這一招可是素有s傾向的亞馬遜,喜歡和前者冰凍之箭組合起來使用的,真正意義上的冰火二重天傷害。

    另外一個亞馬遜,妹妹德娜,她似乎更擅長標槍和長矛系,在姐姐德絲射出犧牲之箭的瞬間,她手中握著的金色長矛,也化作一道炙白的流星,向畢須博須的方向投擲過去,正是亞馬遜標槍和長矛系技能里的終極技能——閃電之怒。

    閃電之怒在擊中目標的同時,能夠爆發出比從巫師手中發出還要強大的連鎖閃電,能對一連竄的敵人實施閃電打擊并附帶麻痹效果,并且具有出其不意的效果,是亞馬遜控場的常用技能。

    兩個野蠻人傭兵也沒落下,其中一個擅長吶喊系的,立刻施展了野蠻人三嗓子,另外一個,手中的兩把武器化作一道流星,以劃破空氣的凌厲氣勢向畢須博須呼嘯而去,緊接著,它那高大的個頭,如同一座石山般仰沖上半空,不用說也知道是在施展野蠻人四階作戰技能跳躍攻擊。

    跳躍攻擊,既是攻擊技能,也是野蠻人突擊拉近和敵人之間的距離的不二手段,可想而知,跳躍攻擊過后,等待著畢須博須的,將是號稱所有職業里面最強悍的近戰技能——野蠻人作戰技能系的終極技能旋風!!

    兩個圣騎士自然不用說,除了一個信念光環,一個狂熱光環以外,手上也沒落下,長劍凌空一指,立刻就是兩道穿破層的巨大直線能量柱落到畢須博須身上,正是在訓練對戰的時候卡洛斯那廝老是用來對付我的,圣騎士作戰系終極技能天堂之拳。

    刺客一如她們神神秘秘的作風,并沒有做出多大的動作,但是我完全可以猜想到,在畢須博須周圍,幾具倒在血泊之中的沉淪魔巫師的尸體上,已經被她們布置了刺客陷阱系的終極技能——亡者守衛,隨時都可以爆發出來。

    節約下來的法力,都在同一時刻爆發出來,各自用著自己最強大的技能,毫不留情的給予著畢須博須痛擊。

    那些炙白的,耀眼的技能光芒,像絢麗的煙花般爆發出來,照的我差都睜不開眼睛,仿佛又回到群魔堡壘那時的狩獵行動,上千個冒險者聚在一起作戰的情形,不,就算那時,也從未有如此多的技能,如此密集的集中到一個上。

    華麗,壯觀,非言語可形容。

    要速度沒速度,要防御沒防御,全靠小弟吃飯的史上最弱小bss,面對這種鋪天蓋地的攻擊,根本就無法擺脫任何一記,在眨眼的瞬間,就全部照單全收,看著在一旁的我,都感同身受的全身隱隱作疼。

    換做是自己的話,如果沒有變身或者加持其他增幅防御和生命的技能,面對這一波攻擊,也是立刻被秒殺的份。

    但是,畢須博須的災難并未就此結束,第一波攻擊的爆炸聲還沒有落下,緊接著,第二波攻擊來了。

    從空而落的野蠻人傭兵,手中的兩把金色大斧狠狠在畢須博須身上劃了兩道深深血痕。

    兩腳剛剛著地,緩了一下落地慣性,他的腰身一扭,展開雙手平舉著兩把斧頭,身體就急速旋轉起來,像一臺絞肉機似的,將畢須博須矮小的身體卷到斧刃形成的風暴里面。

    果然和我預料的一樣,跳躍攻擊之后就是旋風,野蠻人標準的組合攻擊,不過如果是面對敏捷型敵人的話,在施展旋風之前,野蠻人通常會先連上一個擊暈,以防止敵人迅速逃離旋風的最大傷害范圍。

    不過,野蠻人傭兵并沒有貪刀,旋風在畢須博須身邊滯留了兩三秒之后,就立刻帶著呼呼的龍卷風離開了。

    是巫師和刺客發威的時候了。

    在野蠻人傭兵離開的片刻,地上的數個亡者守衛爆發開來,無數的閃電頓時形成了一片波光粼粼的閃電海洋,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文學網提供無廣告彈窗小說閱讀..

    </dv>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