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網游小說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七章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七章

作者:第七重奏01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第二百八十七章

    “篤篤篤——”

    敲門聲響起,在客廳悠閑泡著茶的茉里莎,不緊不慢的保持著最完美的侍女姿態——當然,還是要忽略她那張刻板的臉蛋,優雅的打開了大門。

    一道高挑筆直的身影出現在她面前,滿頭金色的長發隨風飄舞,纖細而有火爆的身材,海藍色的眼眸里盡是冷漠和高傲,就好像威風凜凜的女武神一般讓人敬畏而又迷醉。

    “砰——”

    沒有絲毫猶豫,茉里莎將門關上,面無表情的轉身離開,舉止神色中自然無比,仿佛自己剛剛的行為并不是把客人拒之門外的失禮,而是隨手將被調皮風兒拂開的門關上罷了。

    回到大廳門口的一瞬間,茉里莎的眼睛呆滯了起來,不知何時,大廳正中央那張象征著主人位置的躺椅已經半著一個人,正是被關的門外的那道身影。

    不可能吧,茉里莎有些恍惚,怎么說自己也是正經八百的受過訓練的法師啊,雖然對方是轉職者,等級也比自己高,但是像這樣無聲無息的從自己身旁晃過,自己竟然毫無察覺,怎么說也太扯了吧。

    魯高因女王的名頭她不是沒聽過,也知道就是眼前的女人,但是見識過自己那笨蛋主人實力之后,茉里莎一直認為這女王什么的,只不過是好事者對“某個”稍微有本事的自大女人的夸張稱呼罷了,通俗說就是“偶像派”,若是被那些笨蛋冒險者們知道自己笨蛋主人的真正實力,哼哼~~,雖然這樣的想法略微有些“護巢”的嫌疑。

    雖然茉里莎平時挺生氣自己那笨蛋主人,具體生氣在哪個方面她也搞不大清楚。總之就是想挑起他地話頭,然后再來個不理不睬的態度,但是聽到那些冒險者左一口女王,右一口女王,茉里莎又有些小生氣了,覺得這些人很膚淺,根本不知道誰才是魯高因的第一高手,這也都怪那笨蛋。總是喜歡藏著掩著。

    如今,第一次見識了莎爾娜的實力以后,茉里莎才知道什么叫物以類聚,魯高因女王的稱號也不光是憑外表得來的,這兩姐弟,其實都是變態啊……

    在自己一愣神的功夫,茉里莎突然發現,那個粗魯暴力除了容貌身材氣質身手以外就是一無是處的老女人。竟然悠哉地端起了自己辛辛苦苦泡好的茶,換了個杯子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嗚嗚,這個混蛋女人,竟然明目張膽的偷喝自己的茶,那像白開水般的喝法。讓茉里莎一陣陣心疼,這個老女人果然是沒有一品味,不,根本就是還沒有進化完全。是上帝一時手滑的產物。

    狠狠瞪著莎爾娜,茉里莎卻是一辦法都沒有,和那好欺負的笨蛋主人不同,在這個老女人面前,拳頭才是硬道理,但是唯獨這個,茉里莎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地拳頭遠不如她硬……

    “毛都沒長的小東西。弟弟沒教你該怎么服侍主人嗎?給我弄好吃的過來。”莎爾娜看也不看的朝對方罷了罷手,擺足了女王的派頭,見對方依然氣鼓鼓地站在那里不肯動,她復又補充一句。

    “十分鐘之內給我做好,別耍任何花樣,不然燒了你床底下那些書。”

    “……”死穴,正中死穴,茉里莎痛苦的捂著胸口。為什么這老女人會知道自己將最重要的書都藏在床底下?她毫不懷疑這話的真實性。這老女人向來是言出必行——天底下恐怕也只有自己那笨蛋主人才能讓她改口。

    心里面雖然驚疑不定,但是茉里莎不敢有絲毫遲疑。十分鐘準備好食物,或許有粉條方便面之類地速食食品的話,并不是什么問題,但是考慮一下暗黑世界的條件,事情就嚴峻起來了,茉里莎在廚房好一陣搗鼓,才弄好一道,而且為了節約時間,分量很少,端到莎爾娜面前后,生怕對方質疑,她馬上又跑回廚房里忙起來了,務必趕在那道菜吃完之前準備好下一道,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書,也只好豁出去了,她暗下決心,過后一定要將書轉移到更安全隱蔽的地方,看這老女人還拿什么威脅自己。

    這時候,紗麗剛好從朋友家回來,她小時候曾經識過字讀過書,也算有一定的學識,再加上人好又漂亮,所以很快就和附近的貴婦人混熟了,而轉職者妻子的身份,也足夠那些貴婦人承認紗麗地地位,甚至刻意討好巴結,畢竟轉職者對普通人來說都是神秘而強大的存在。

    看到平時不咸不淡,做事溫溫吞吞的茉里莎,竟然在長廊上來回奔跑,不斷從廚房里端出菜肴,紗麗很好奇,這究竟是誰來了,就算是吳,也從來沒見茉里莎伺候的如此殷勤啊(與其說殷勤,到不如用更為冷淡來形容)。

    偷偷往里面一瞧, 紗麗頓時愣了起來,莎爾娜可能沒見過紗麗,但是在羅格營地長大的紗麗,對莎爾娜可謂是耳熟能詳,既是羨慕又崇拜,后來得知吳竟然成了她的弟弟,還好一陣子噓噓,沒想卻是在這種地方突然相遇。

    紗麗的回來自然瞞不過莎爾娜,她回過頭,發現對方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美少婦,冷漠地眸子閃過一道疑惑,將弟弟平時和自己說過地話回憶一遍,終于恍然。

    “你好,莎爾娜大人。”紗麗輕輕行了一禮,眼前的羅格……,不,現在應該稱之為魯高因女王,雖然是紗麗憧憬地英雄,但是她畢竟已經是一個十多歲的孩子的母親了,自然不會做出什么失禮的舉動。

    “嗯。”

    莎爾娜了頭,她比較不善于應付這種人,若是毫無瓜葛的話到還好,把對方當成空氣就行了,但是對方卻是弟弟的未婚妻的母親,沙爾娜可不希望自己地寶貝弟弟夾在中間難做。

    “弟弟呢。回來了嗎?”將茉里莎戲弄了個飽,莎爾娜終于放過了她,直奔主題問道。

    “可真不巧,吳他三天前剛剛離開,若是莎爾娜大人能早一步的話就能遇上了。”紗麗笑臉盈盈的給莎爾娜添了一杯茶。

    “叫我莎爾娜就行了。”莎爾娜有些哭笑不得,她所相處的人,要么就是老酒鬼那種極品,要么就是欠調教的茉里莎。除此之外就只有自己那寶貝弟弟,面對紗麗,她一時還真不知該擺什么臉色才合適。

    “真的嗎,那就恕我冒昧了,莎爾娜。”

    紗麗雙手合十,高興的說道“有時間的話,我們能稍微聊一會嗎?”

    這一聊,就過了兩個多小時。紗麗主要還是擔心自己地寶貝女兒,她心上人的姐姐,可是赫赫有名的強勢女人,她自然是想試探一下莎爾娜對莎拉的態度,換作別人。紗麗是一百個的放心,憑著自己女兒的容貌和性格,有哪個不會心生喜愛呀,但是面對喜怒無常的羅格女王。她心里卻突然沒底了。

    結果讓她非常滿意,雖說不上熱情,但是莎爾娜至少沒有對莎拉表現出排斥的態度,至于對方那言行舉止間自然表現出來地冷漠和高傲,紗麗到不是很在意——就算是平時沒個正緊樣的吳,或者是自己的丈夫拉爾,也會時不時表現出轉職者特有的驕傲,更何況是眼前位于金字塔端存在的莎爾娜。

    “要不在這里住兩天怎么樣。說不定吳很快就會回來。”

    見莎爾娜有離去地意思,紗麗可是下足了功夫,老實說,跟莎爾娜坐在一起的壓力很大,無論是對方的容貌氣質身材,或是威不可侵的壓迫感,還有散發出來地那股如猛獸般的危險氣息,對于普通人的紗麗來說都過于強大了。直覺告訴她。對方并不是一個和自己有共同話題的人,別說好好相處。就是接近,如果不是看在吳的份上,對方可能連看也不會看自己一眼,這種性格古怪的女人,一旦認定你,或許只是一個眼神相遇就能成為無話不說的知己,如果對你不感興趣,那就算你再怎么投其所好,也是白費力氣。

    但是為了自己的寶貝女兒,她也只好硬起頭皮試著接近對方了。

    “不必了,總會有相遇地時候。”聽到弟弟不再,莎爾娜臉上的黯然一閃而過,接著卻又平靜下來,只要還活著,總是能相遇的,她從紗麗身上也套了不少關于弟弟的消息,比如一個多月前回來,然后去了趟遺失之城,回來休息幾天之后,又匆匆的向干燥高地出發了。

    將利爪輻射神殿二層清理掉的,該不會就是弟弟吧,不得不說女人的直覺是強大的,幾乎沒怎么考慮,她就已經認定了,除了自己地

    弟弟以外,還有誰能無聲無息地將那里清理掉呢?

    隨后,莎爾娜離開了別墅,等身影消失在拐角處后,茉里莎立刻拿出教堂弄來的圣水(其實就是某人上次用過剩余地),灑在大門口和莎爾娜坐過的地方,看到茉里莎夸張的舉動,紗麗若有所思——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小茉莉對我愛理不理的,對莎爾娜卻又那么上心,原來她缺的不是母愛,而是管教啊。

    沒有人知道的是,她們這次討論的主角——也就是我,此時正面臨著人生最大危機,喂喂,這次可真的不是開玩笑呀,十有**小命會不保啊。

    臉盆大的紅色太陽掛在正頭上,將那慘白色的炙熱光線傾灑下來,腳下沙子散發著裊裊白氣,將周圍的景色蒸騰得一片模糊,一滴滴的汗水在我臉上匯聚成河流,然后從下巴上滴落,掉在沙子上,頓時發出滋滋的蒸發聲,不用脫下衣服,我也知道自己整個背部已經被汗水浸濕了,但是,在如此燥熱的氣溫下,如果有人往我臉上或是背上一抹,就會發現,那汗水竟然是冰涼的。

    而我前面不遠處,正站著兩個人影。那慘白色陽光讓他們的臉龐有些朦朧,其中一個較為矮小,身形傴僂,尖嘴猴腮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經貨色(主角視角),另外一個給人的反差最大,站在那猥瑣身形的男人身邊地,讓我幾乎以為是一座不可動搖的大山,兩米多高的個子。壯碩的身材,看起來不像野蠻人一樣充滿肌肉,也不像刺客那般苗條,而是恰到好處,給人一種強烈的直覺——沉穩,而又有爆發力,這大概就所謂的靜若處子,動如脫兔吧。

    我現在身上的壓力。還有一身冷汗,就是從那高大健壯的男子身上傳來地,那雙說不上有什么感情的眼睛淡淡掃過,便像又一股實質的力量壓迫過來一般,讓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沒錯。眼前的敵人,就是上次我在鬧市里遇到的那個像一座移動泰山般的存在,絕對在六十級以上的高級圣騎士,阿卡拉叮囑過上百次的。墮落者聯盟里我所不能惹地三個人之一,因此,我心理面的壓力可想而知,變身,我也想啊,可是現在一動也動不了,別說變身,哪怕一個微小的動作。攻擊就會洶涌而來,對方正是給我這種感覺。

    至于為什么會出現這一幕,這還得從三天以前,也就是我剛剛出來沒多久說起,若是更詳細一的話,可能要追溯到上次清理作亂的墮落者那時去了。

    在圣騎士旁邊那個猥瑣萬分地男人,叫做巴沙克,實力不高。膽子卻不小。是上次墮落者作亂的發起人之一,在最初和幾個豬朋狗友聯合洗劫了幾個村落以后。他又加入了沙漠強盜組織,竟然在里面當起幕后主事來了,指揮著強盜,憑著自己的實力和人脈不知干過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是我地黑名單中排行前列的人物之一。

    但是,能以馬馬虎虎的實力做出如此多大事,巴沙克的腦子也不可小窺,在幾次的追殺中,都被它聞風遠遠的遁走,那次圍剿沙漠強盜本來是個好機會,竟然也被他乘亂溜了,后來墮落者事件逐漸平息下來,這家伙撈足了好處,也開始隱匿起來,不再現身,讓我恨得牙癢癢的,卻偏偏沒有任何辦法。

    不知是不是他壞事做多了,連老天也要收他,就在我剛剛走出干燥之城沒多久,路過一個小村落的時候,湊巧發現這廝正在干強搶民女地勾當,不知是不是他的腦袋秀逗了,還是以為墮落者事件已經過去了,竟然明目張膽起來了,這下可是冤家路窄,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我是這樣,他何嘗不是,幾次讓自己狼狽逃竄,他心中的恨意絕對不比我小。

    可是眼紅歸眼紅,他可沒那個實力和我對干,發現我之后,那叫一個魂飛魄散,當機立斷的就將手中的少女朝我扔過來,轉身跑了。

    逃?我看你逃哪去,前幾次那是因為還沒見著,就被你聞風跑掉,如今可是面碰面了,你還能逃過小雪和懶烏鴉的天羅地網嗎?

    看了懷中女孩一眼,嗯,的確漂亮,雖然不是莎拉等級的,但是那張清純美麗地臉孔,我見猶憐地眼神,我說難怪巴沙克膽子那么肥呢,原來是色迷心竅啦。

    “謝謝……大人……”將女孩放下來,大概是被嚇壞了,她連站都有些站不穩。

    “沒關系,以后小心一。”看到那些村民蜂擁過來,我笑著搖了搖頭。

    “大人,那強盜快跑掉了!”女孩驚魂初定,看了沙巴克遠去的背影一眼,不由驚呼道,看著我地眼神多了幾分炙熱和懇求。

    “沒關系,他跑不掉的。”

    我有些驚奇的看了她一眼,沒想到這女孩如此有膽色,一般人經歷過這種事情,恐怕一時半會都難以鎮定下來吧,她到好,立刻就回過神來暗示我追上去為民除害了,毫無疑問,這是一個美麗而又彪悍的女孩。

    看了頭上盤旋的懶烏鴉一眼,我淡淡一笑,騎上小雪,揚手追了上去——沙巴克,這次看你還不死。

    “大人,我的名字叫雪萊雅,要記住我哦——”遠遠的,穿來身后女孩的聲音,讓我不由苦笑,沙漠的少女還真是熱情主動的讓人受不了啊,可惜我還是比較喜歡文靜的……

    對于這次沙巴克的追蹤,我是信心十足,但也留了個心眼,這家伙精通逃匿,據說曾經為了躲避敵人而將自己埋在沙地下幾個小時,如果他真這樣做的話,哪怕是小雪和懶烏鴉也發現不了,所以我并不著急,而是不遠不近的吊在他后面,既不把他逼急,也不讓他有耍花樣的機會,和我,和小雪比拼耐力,他一個小小的傭兵行嗎?

    于是,在追逐持續的第三天,我們便遇上了眼前這個圣騎士,難道這混蛋真的是命不該絕,為什么?為什么神要庇護這種垃圾?看到沙巴克回過頭來得意的眼神,此刻,我心中的怒意滔天,神,如果真的有庇護他的神存在的話,那么我用自己的生命詛咒你,永生永世受盡絕望和痛苦的折磨吧。

    “卡洛特大人,你一定要為死去的兄弟報仇啊。”沙巴克聲淚俱下的哭訴道,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他受過什么委屈呢,

    “我自有分寸。”圣騎士卡洛特冷冷的答道。

    “巴沙克是吧。”他突然將目光放到巴沙克身上,那說不清的,仿佛失去了二分之一靈魂的眼眸,讓巴沙克狠狠打了個冷戰,聲音也哆嗦起來。

    “是,是的,沒想到卡洛特大人竟然能記住小人的名字,這真是小人天大的榮幸。”巴沙克眼睛咕嚕一轉,立刻拍馬屁道,心下也是暗喜,看來自己混的也不差嘛,連卡洛特大人都記住了自己,誰說只有實力才能成功。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這次魯高因的動亂,發起人之一就是你吧。”卡洛特依然是那無喜無怒的樣子,連擅于察言觀色的沙巴克也不禁忐忑,不知道眼前的大人究竟是贊許還是諷刺。

    “小人只是一旁協力罷了。”他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四個轉職者,五十八個傭兵,毀滅了一百四十五個村子,近五萬人,不錯的數據。”卡洛特面無表情的數著,每一竄數據,就讓巴沙克臉上的肌肉跳動一次,這下,他終于感覺到了一絲不妥。

    “卡洛特大人,我……”

    話還沒說完,他的聲音已經愕然而止,不知何時,一把長劍已經穿透了他胸膛,潺潺的鮮血滴落到沙子上,將沙地染得通紅。

    “你……”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手上的鮮血,從已經滴落到地上的血量看,這把長劍至少也是在十秒鐘以前插入自己的胸膛,可是,自己竟然在失血過多的時候,才感受到這把劍的存在。

    究竟這把劍是什么時候插入自己的胸膛,究竟卡洛特的實力強大到什么程度,倒下之前,巴沙克的腦海里不盤旋著這樣的疑問。

    “接下來該輪到你了,雖然他們罪有應得,即使你不動手,我也會將這些垃圾處理,但是再怎么說,你殺的也是自由聯盟(墮落者的自稱)的成員,得挽回一些顏面才行,你說是吧,我的小師弟?”

    卡洛特將目光放到我還有旁邊的小雪身上,輕輕說道,最后一句幾乎微不可聞,而那一直麻木著的眼神,終于浮現出一絲……饒有興趣的感**彩。

    文學網提供無廣告彈窗小說閱讀..

    </dv>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彩票时时彩